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黎明之剑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四章 重返帝都

黎明之剑 远瞳 5932 2020-12-02 17:50

  清晨初升的巨日照耀着奥尔德南大平原广袤的原野,在阳光带来的热量中,空气流动起来,这个季节常见的浓雾随着空气流动而呈现出奇妙的旋流景象,并渐渐变得稀薄——在那渐开的雾气中,三辆由傀儡奴隶驾驭的黑色马车正碾过新修的道路,驶向帝都的方向。

  三辆车,都是在提丰很常见的形制,双马并驾的设计和加长的宽敞车厢让这种经典的车型可以承载更多的乘客与货物,也让它深受那些较为富裕的旅人的喜爱,而在马车车厢上描绘的蓝色眼睛与环绕符文的标记则在提醒着往来的旅人——这三辆车是某位大魔法师的私产。

  三辆黑色马车自西向东驶来,裹挟着初冬时节的寒风与薄雾,马车的底部散发着微弱的淡蓝色光辉,光辉蔓延到整个车厢上,形成了可以笼罩整辆车子的稀薄护盾,这层稀薄的护盾阻挡着外界的冷气,让车厢里维持着温暖舒适。

  玛丽小心地把车厢一侧的盖板打开一条窄缝,看着外面的风景——略显荒凉的旷野景色在道路两旁后退着,远方则是朦朦胧胧的冬日雾气,她看了很久,却几乎看不到多少行人和车辆,只偶尔可以看到悬挂着某些官方徽记的货运马车匆匆驶过:在这已经入冬的寒冷时节,即便是提丰也没有多少平民有那份余裕可以随意出门,如此宽阔的道路上,大部分时间竟只有自己视线中的三辆马车在行驶着。

  年轻的女学徒心中涌出了一丝不安,但又有一丝期待。

  她终于离开了那座黑暗、阴森、恐怖的法师塔,也离开了那个乡下,她要前往那座传说中的帝国都城,要见识到另一番天地了。

  虽然她并没有摆脱自己的导师,但一种莫名的兴奋感却始终隐隐相伴,她并不知道自己在期待着什么,但她觉得……自己的人生似乎终于要有些改变了。

  “这个季节的道路上没什么可看的。”

  导师略显阴森和沙哑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玛丽被吓了一跳,她忍不住轻轻一哆嗦,赶紧关上窗板,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老法师丹尼尔坐在马车车厢的中间,他仍然披着那身又大又厚的黑色长袍,像一尊了无生气的雕塑一般,另有两名学徒则小心翼翼地坐在车厢角落,低头看着手上的《代数》。

  玛丽飞快地看了自己的导师一眼,她在老法师脸上并没有看到什么怒气,心也就踏实下来。

  前一阵子所感觉到的并非错觉,导师的脾气是真的变好了很多。

  虽然他仍然有着阴郁的气质,仍然有些刻薄严厉,仍然会研究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禁忌知识,但这位老法师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陷入癫狂,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曾随意处罚学徒了。

  这些好转并不能让玛丽和其他学徒们彻底放松,也不能让大家放大胆子和导师亲近,但至少,现在玛丽敢主动向自己的导师询问一些问题了:“老师,我们会在帝都待多久?”

  老法师今天的心情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好一些,他看了玛丽一眼,随口说道:“不要想这些用不着的——老老实实跟着我就行。”

  玛丽赶紧低下头:“是……是的。”

  “改改你这唯唯诺诺的毛病,”老法师看着玛丽,“在我面前没关系,在别人面前不要总是这样发抖——抬起头,你是个法师,你的导师是大魔法师,你在帝都也是有身份的。”

  玛丽怔了一下,接着答道:“是。”

  “你们也要注意,”老法师略微提高了声音,对马车中的另外两名学徒说道,“不要一副乡下人的样子——但也不要肆无忌惮。你们既要有超凡者的骄傲,也要有矜持,不要给我惹麻烦,也不准任人欺负。”

  学徒们愣了一下,也赶紧点头。

  导师竟然在教大家在帝都做人的道理——玛丽心中惊讶地想着。

  而老法师在交待了几句之后便不再说话,他从怀里摸出了一块铜制的镜子,默默地看着。

  那镜子似乎是一件魔法物品,它上面刻满了复杂玄奥的符号和花纹,就连光滑的镜面也不例外,玛丽在旁边只是飞快地瞥了一眼,便赶紧转过头去——

  那面镜子是导师出发之前做的,但没有学徒知道镜子的作用是什么,老法师不允许任何人接触镜子,甚至远远地看一眼都不行,玛丽只知道,导师几乎每天都要拿出那镜子看上几次——而每次他看完之后心情都会变得更好一些,甚至连他的脾气,似乎都是被那镜子转变的。

  所以不管那镜子具体的作用是什么,它都肯定是个好东西。

  丹尼尔没有在意自己的学徒脑袋里都在转什么念头,他只是认认真真地看着镜子上那些玄奥神秘的符号与花纹,沉浸在温柔的海浪声和愉悦的精神放松感中,并以此舒缓着自己略有些紧绷的精神——事实证明主人所赐予的这些神秘符号效用非凡,而且即便从房间的墙壁上转移到小小的铜镜上,其效果也没有减弱分毫。

  在这些符号和花纹的帮助下,他彻底放松下来,随后任由自己的精神弥漫,感应着外面的情况。

  雾已经消散了很多,但仍然有一层薄雾笼罩在天地间——提丰中部地区入冬之后就是如此,即便阳光正盛的时刻也经常会有薄雾,而这薄雾也正是“雾月”二字的由来——在那薄雾的深处,帝都奥尔德南巍峨的城墙已经临近了。

  已经离开这座城市多久了?

  十几年?还是二十几年?

  丹尼尔一时间有些记不清楚,但他知道自己确实离开了很长时间,在这十几二十年里,他从一个在皇家法师协会中风头正盛的大魔法师,变成了一个自我流放、隐居乡下、孤僻阴沉的黑巫师,他不知道帝都里还有多少人记得自己,但想必当初那些排挤过自己,嘲笑过自己,甚至暗中坑害过自己的人都不会忘记吧……

  醉心于神经交互魔法理论,但又半辈子一事无成的大魔法师丹尼尔回来了——带着主人的意志回来了。

  薄雾笼罩的奥尔德南街头,三辆黑色的马车碾压着潮湿平整的石板路,驶向皇家法师协会的方向。

  在巨日掠过天空最高点的时刻,丹尼尔带着学徒玛丽来到了皇家法师协会的总部。

  其他学徒们已经被打发去安顿行李,打扫住处——在丹尼尔看来,那些捧着主人赐予的伟大知识啃了大半年都跟不上进度的学徒通通是庸才,带出来也是给自己丢人,唯有玛丽多少在数学上还有些天赋,是可以带出来见世面的。

  皇家法师协会庄严的黑色外墙和多层尖顶在薄雾中耸立着,那外墙上庄重而笔直的线条给人的印象就好像一个严肃又古板的老法师,这位“石头建造的法师”穿着长袍站在奥尔德南的街道尽头,建筑物上的尖顶则是这个老法师的魔法帽——丹尼尔抬头看了一眼法师协会总部的屋顶,随后将脑海中那些毫无意义的回忆抛到一旁。

  玛丽想要上前敲门,但还没迈步便被自己的导师拦住了,这个来自乡下的年轻女法师惊讶地看到那黑沉沉的木门表面浮动起一层微微的辉光,随后辉光中浮现出了一个苍老的面孔:“访客,说明你的身份。”

  “丹尼尔,丹尼尔•弗莱德,”老法师轻车熟路地说道,“你这个发霉的老房子里最后一个聪明人。”

  “哦——真是熟悉的话,哈哈,”把守大门的魔灵发出嘶哑的笑声,“嚣张的年轻人,中年人,老年人……自我流放的巫师,你回来干什么?”

  丹尼尔的语气冷漠而平静:“温莎•玛佩尔知道,去问她。”

  黑色大门沉默下来,片刻之后,那张苍老的面孔再次蠕动起来:“温莎•玛佩尔会长邀请你去东塔——但你身边那个姑娘不能进去。”

  “玛丽是我的学徒,她能进去——告诉温莎•玛佩尔,我和当年一样缺乏耐心。”

  这一次,大门沉默了更长的时间,直到玛丽都感觉有些不安的时候,她才听到那扇不可思议的魔法门发出回应:“你们可以进来了。”

  沉重的魔法门缓缓打开,玛丽带着满心的好奇和一丝紧张,抬腿跟上了老法师的脚步。

  皇家法师协会总部的大门在他们身后合拢了。

  依循着记忆中的路线,丹尼尔在这座巨大而复杂的建筑物中前行着,一道道走廊和一个个房间都和他回忆中的没什么两样,那些暗红色的长地毯,墙壁上镶嵌的魔晶石灯,立柱上繁复的装饰性花纹,屋顶上的浮雕……这些奢华又毫无意义的东西彰显着这座法师协会的底蕴和超凡者们毫无长进的品味,然而在这些多年不变的走廊中,往来之人的面孔却跟昔日大不相同。

  法师协会里有很多人,却至少有一半面孔是陌生的,他们穿着华贵的法袍,戴着尖顶帽或贵重的法环、头冠,他们在灯火通明的古典走廊中昂首缓步,气度非凡,他们保持着某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矜持感,但却都忍不住偷偷打量身穿黑色长袍、领着一个不起眼的女学徒、在走廊里大摇大摆走着的丹尼尔。

  玛丽与丹尼尔那“寒酸”的外表在这座庄严华贵的建筑物中确实很不常见,但更不常见的是丹尼尔那旁若无人、骄傲自信的姿态——老法师穿着他那件已经多年未换过的长袍,人造神经索在他的长袍里蠕动着,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摩擦声,这怪异可怕的造物即便放在大多性格古怪的法师身上也是非同寻常的,它自然引起了每一个人的关注,可是在这些关注中,老法师只是信步向前走去,就如走在自己的后花园中一般。

  玛丽从未见过自己的导师流露出这幅姿态。

  周围的法师们向这边投来好奇、关注、质疑和审视的目光,这些视线让年轻的女法师有些紧张和不安,她知道这些都是什么人,这些都是在魔法造诣上有着卓绝天赋,在法师群体中也有着极高地位,代表着提丰魔法力量顶峰的、可敬的大人物,而她自己却只是个从乡下小地方来的低阶小法师,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她甚至没有和这些大人物并排行走的资格……

  “抬起头,”导师的声音突然传入耳朵,让玛丽激灵一下子清醒过来,“如果你再低着头走路,我就把你的脖子变成石头,让你一辈子低不下头去。”

  玛丽咽了口口水,她努力地抬起头,看到这条长长的走廊终于到了尽头。

  一扇描绘着金红色花纹、表面浮动着符文光辉的木门立在那里。

  丹尼尔在门前停下,玛丽也跟着停了下来,那扇门上的符文随之点亮,一枚小小的水晶从门上的某个孔洞中飘出来,绕着两人转了一圈,随后那扇门便自动打开了。

  门背后是一个宽敞明亮的房间,和玛丽印象中狭窄逼仄、阴森压抑的法师实验室截然不同,在这间被魔晶石灯照亮、有着一圈书架和大幅落地窗的房间中央,一张半圆形的大书桌正对着门的方向,一个身穿蓝色裙式法师袍的中年女人站在书桌前,似乎已经保持这个姿态在那里等了许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