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黎明之剑

章节目录 第六百四十五章 王旗的终结

黎明之剑 远瞳 6419 2020-12-02 17:50

  高文曾经猜到了威尔士并不贪恋那个王位,但说实话,他并没有想到对方会做的如此彻底,会走的如此极端。

  他不仅仅推翻了自己,更破坏了安苏传承七百年的贵族规则——国王是领主的领主,领主是国王的延伸。

  作为破坏这个规则的人,他引导着满心怒火的贵族将自己推翻下台,而当他下台之后,安苏的国王-贵族结构也将裂开一道无法弥合的裂痕,这个体系将变得易于摧毁,且难以复原。

  有人看出了这一点,但他们选择沉默,有人没看出这一点,他们正沉浸在推翻了一个国王所带来的异样激情中,还有一些更机敏的人,他们注意到了现场涌动的暗潮和不远处塞西尔人的钢铁战车。

  新时代来了——守旧派曾拒绝过这个新时代,但新时代还是来了。

  碾过来的。

  在众目睽睽之下,威尔士坦然地摘下了自己的王冠,而直到他将王冠交到身旁的侍从手中,现场的贵族和士兵们才反应过来,并产生了一点点骚动——人们似乎此刻才产生了一点真实感,真真切切地确认这位仅仅在王位上待了八天的国王解除了自己的王权,而在确认这件事之后,有人不知所措起来。

  国王下台了……那新王呢?

  柏德文??法兰克林没有沉默太久,在骚动蔓延之前,他上前一步,抬起了手中那块秘银板。

  “既然时机已经成熟,我将向诸位公布一条仅在护国公爵和王室之间传承的特殊法律,这条法律由开国先君查理一世及最初的护国公爵共同制定,并以秘银契约的形式分为数份,封存在四境,我和维多利亚??维尔德女大公皆可证明此法律的真实有效。

  “此为紧急继承法案,内容如下——”

  随着这条被尘封了七百年的秘密条例被公布出来,现场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这超出了几乎所有人的预料。

  一双双惊愕的眼睛在空气中交换着视线,边缘的人群难以抑制地窃窃私语起来,位于中心的贵族们则反而陷入了诡异的沉默,有人露出沉思的表情,有人却是若有所悟,但竟没有一个人出声质疑。

  因为识时务一向是贵族的美德之一,以他们的敏锐,早已意识到今天注定会变天。

  “今日,摩恩血脉已无直系可用继承人,诸旁系分支皆难承王冠之重,安苏王权空悬,而第一开国公爵仍在人世,依照此紧急继承法案,高文??塞西尔大公将自动成为新王。

  “塞西尔公爵,您可以接过这份誓约了。”

  柏德文将手中托举的秘银板送到高文面前,双眼静静地注视着眼前的开国公爵。

  广场上的一双双眼睛也抬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一幕的中心。

  高文笑了笑,将手伸向那份秘银誓约:“确实,这个国家现在需要一个保护者和统治者,否则它大概挺不过今年冬天……”

  听着这句话,广场上的贵族们露出了意义复杂的笑容,随后他们一个个地微微低下头颅,掩饰住眼神中的所有变化,做好了为新王喝彩的准备。

  高文的手在秘银誓约上轻轻拂过。

  “但我并不打算接过查理传承下来的王冠。”

  坚固的秘银金属板悄无声息地化为细灰,随风飘散。

  柏德文公爵脸上的平静被打破,他惊愕而意外地看着这一切,甚至就连旁边的维多利亚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一丝震惊之色,只有站在高文侧后方的威尔士表情仍旧淡然,嘴角则隐藏着难以察觉的微笑。

  广场上的贵族们低着头等了半天,没有等到柏德文公爵下令欢呼的信号,他们困惑地抬起头来,才终于看到了那些粉末随风飘散的最后一幕,于是低声的惊呼不断。

  高文搓了搓手,清除掉指尖最后一点秘银粉末,转过头看向广场:

  “安苏的王权终结了,以摩恩开始,以摩恩结束,它会体面地落幕,而不是尴尬地强行延续下去——安苏的最后一任国王守住了这个国家,我希望你们能记住这一点。

  “这片土地将会延续下去,这场灾难会结束,焚毁的土地上会长出新芽来,但‘安苏’已经成为一个历史,一个崭新的国家会在此建立,以保护这片土地以及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我希望你们能明白这一点。

  “我承诺这个过程将是平稳且安定的,这片土地最终将繁荣且富强,绝不至于陷入混乱和衰退,我也承诺,一切破坏秩序的行为都将得到严惩,此举是为了保护所有人的安全和权益。

  “这不是一个建议,而是一个通知,我已经明确告知现场所有人。接下来反对者出列,向前一步。”

  整个广场上落针可闻,唯有塞西尔军团的战车和魔能战斗兵在旁边沉默地注视着这一切,无悲无喜,纪律井然。

  在令人难以忍受的、仿佛一个世纪那般漫长的死寂之后,维多利亚突然轻声说道:“我支持。”

  柏德文公爵看了北境女公爵一眼。

  南境是塞西尔的领土,东境已经名存实亡,北境已经表态效忠,圣灵平原大半土地已处于塞西尔军团实际控制下,而王都就在那些战争机器的射程内。

  支不支持其实都没什么区别了,更何况高文??塞西尔原本就已经具备了继承王权的资格,如今他所做的,只是在这个资格上更进一步而已。

  “我支持。”西境大公上前半步,沉声说道。

  高文对两位守护公爵点点头,视线扫过广场上的人群,露出一丝微笑:“很好,无人反对,那我也必将兑现我的承诺。”

  接着他又说道:“既然我们将展开一段新的历史,那么我们要做的事情就多多了——请尽快整理行装,返回王都,我将和两位守护公爵一同探讨如何尽快恢复秩序,如何尽快制定国家的框架,如何尽快恢复生产。另外,这场危机还远没有结束,这一点相信作为主战派的诸位也能明白,我们还没有到可以放松的时候。”

  高文在最后用近在眼前的危机稍稍提醒了一下那些正陷入茫然失措状态的王都贵族们,他确信这样可以让这些人暂时振奋起精神,以减少接下来可能会出现的混乱。

  这场戏剧以出人意料的方式展开,以出人意料的方式结束,浩浩荡荡的队伍重新整顿起来,在渐渐下沉的夕阳中,前往王都。

  塞西尔军团入城了。

  威武而令人敬畏的战车履带碾压着圣苏尼尔古老的石板路面,全副武装的魔能战斗兵踏着整齐的步伐列队行进,又有肩扛战锤的白骑士走在队列前方,圣光浮动,旗帜飘扬。

  刚刚从生死危机中幸存下来的市民们走到了街道两旁,他们簇拥着入城的队伍,带着好奇和敬畏行礼致敬,有人被那些发出怪响的坦克吓到,脸色苍白地匍匐在地,更有面黄肌瘦的平民和农奴跪在路旁,仿佛随时准备亲吻魔能战斗兵的靴子和踩过的脚印。

  他们麻木而热情,喜悦又恐惧。

  琥珀和高文一同站在战车内,半个身子探出车外(琥珀踩了凳子)。

  看着道路两旁的场面,看到那些匍匐在地的人,半精灵小姐忍不住皱起眉:“你将来会让这些人都站起来的,是吧?”

  “当然,就像我在南境做的那样。”

  “我知道,我只是再确认一遍……”琥珀轻声说道,“我就是觉得有点慌……你竟然真的走这一步了……虽然此前政务厅那边也确实做了预案,各部门也做了准备,但恐怕谁都没想到会这么快。”

  高文看了略有点萌圈的半精灵一眼,忍不住笑了笑:“我说过,我会打到王都的。”

  队伍后方,威尔士??摩恩回过头,回望了圣苏尼尔巍峨的城墙一眼。

  在那座浸染了无数鲜血,经历了无数次攻击,骑士和战士们以生命捍卫过的城墙上,一面蓝底金边的安苏王旗正在缓缓降下。

  在那里执行降旗的人是王室骑士团团长科恩??罗伦——这是塞西尔公爵留给摩恩王室的体面。

  在威尔士身边,身材壮硕须发灰白的克伦威尔??白山伯爵同样回望着正在降下的王旗,看着那面旗帜在夕阳中被染上一层朦胧的辉光,看着它彻底消失在城墙上,白山伯爵终于忍不住哽咽起来:“陛下啊,王旗降下去了,我……”

  “我已经不是国王了,”威尔士出声纠正道,“一面新的旗帜会升起来的。白山伯爵,挺起胸膛吧,你和你的家族效忠的是这个国家,而这个国家并没有倒下。”

  拥有矮人血统,在安苏诸多贵族中极为特殊的克伦威尔??白山伯爵轻轻吸了口气:“向您致敬。”

  安苏的王旗降下了,代表塞西尔的旗帜开始飘扬在圣苏尼尔的城墙上,尽管新国家的框架还未建立,权力交割等诸多事务还未真正开始,但仅仅旗帜的变换便足以传达出很多信息。

  白银堡最高的一座尖塔上,一个身穿淡紫色纱裙,脸上罩着半透明面纱的身影正静静地俯视着这座“古老”的人类王城,俯视着远方旗帜的变更。

  片刻之后,梅莉塔??珀尼亚按了按耳边,淡金色的通讯界面随即浮现在她眼前。

  “安苏王权更替了,高文??塞西尔将成为这个国家的新主人,但他似乎并未选择继承安苏国王的头衔,而是更激进地想要建立一个新的国家。”

  通讯界面上的线条抖动着,略带干扰音的沙沙声从中传来:“……王权更替在预期内……只不过他没有继承王位而是选择终结安苏王权倒是令人意外,但也能理解。这个人类王国已经彻底洗牌,在一张白纸上作画总比在一张陈旧的油画上修修改改要容易的多……”

  梅莉塔眨眨眼:“我上次的报告……怎么样了?”

  通讯界面对面的声音安静了两秒,才带着一丝叹息说道:“评议团最终决定接受你的说法,不追究你的擅自行动,但评议长有句话让我私下里提醒你。”

  梅莉塔顿时紧张起来:“不会要扣我工钱吧?!”

  “……评议长希望你下次钻漏洞的时候不要这么明目张胆,起码把理由描述的圆润一点,‘承接货运业务不算插手战争,因为收了运费’这种话直接写在报告里让大家都很难办,你还是个蛋的时候真的没被人摔地上过?”

  “最后一句话也是评议长说的?”

  “是我说的。”

  梅莉塔呼了口气,拍拍胸口:“哦那还好……”

  通讯器对面似乎立刻就传来了一大串塔尔隆德粗口,但梅莉塔??珀尼亚已经屏蔽了这些对自己不利的话,她抬起头,看了正在渐渐靠近白银堡的队伍一眼,又看了不远处仍然被圣光笼罩,看上去一切如常的大教堂一眼,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

  “这一届的人类……变数真是太多了……

  “但若是你们能借助这些变数挣脱桎梏,倒也不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