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黎明之剑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黑暗涟漪

黎明之剑 远瞳 6056 2021-04-24 22:16

  或许是由于大范围魔力涨落在影响着大气的活动,宏伟之墙内的风似乎永远都不会停下来,这些动荡不休的风不分季节毫无规律地在风化腐蚀的大地上肆意流淌,卷起被污染的沙尘,卷起昔日文明的碎片,裹挟着它们日复一日地在这片已经死亡的大地上流浪,而在这些永不休止的风中,刚铎废土在数个世纪里都几乎不曾发生过新鲜事情。

  但如今情况发生了变化——酝酿了数个世纪的计划终于开始执行,如命运的齿轮咬合转动,一台停滞许久的机器正在人类文明的视线之外悄然开始运转。

  它在渐渐将这个世界推往一个注定的未来,然而那些在宏伟之墙外面庸庸碌碌的凡人甚至还不知道这台机器的存在。

  “就像命运之神说的那样——命运开始前进了,”菲尔娜注视着正在巨型建筑废墟周围忙碌的那些畸变体巨人,语气缥缈地轻声说道,“从这里开始,一个小小的改变,然后是一连串小小的改变,最终被转动的,却是整个星球的未来……妙不可言。”

  “命运确实妙不可言,可惜所谓的命运之神却只是个在舰队面前坚持不到数小时的可悲存在,”蕾尔娜紧接着说道,“啊,如这颗星球上的一切生灵般可悲。”

  菲尔娜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但现在他们可悲的生命终于要产生价值了……我的姐妹。”

  蕾尔娜没有开口,只是转向了高台旁的阶梯,她看到一丛干枯扭曲的藤蔓从那里蔓延上来,随后藤蔓前端迅速以一种诡异可怖的形态融合、转化成了一副苍老的面孔,大教长博尔肯的脸出现在双子精灵面前,那黄褐色的眼珠越过她们,投向了废墟中挖掘的畸变体“劳工”们。

  “他们已经在这里挖了整整两天,你们确定就是在这地方?”藤蔓组成的诡异面孔朝那边看了几秒钟,随后微微扬起,露出怀疑的模样,“还是说……”

  “你最近越发没有耐心了,大教长,”菲尔娜摇了摇头,她身旁的蕾尔娜即刻跟上,“我们当然确定就是在这个地方——另一处在深蓝之井监控范围外的、符合我们要求的网道节点。”

  博尔肯沉默了两秒钟,语气谨慎:“……我确实能感觉到这片区域隐晦的魔力起伏,还有地底深处残存的魔力流动,但它和你们所描述的规模还相去甚远。”

  “漫长的时光可以改变很多东西,让那些蒙尘的旧物重新焕发光彩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蕾尔娜不紧不慢地说道,菲尔娜则回过头去,看着那已经被清除了大部分坍塌结构的建筑废墟,“这里曾经是刚铎帝国西北区域最大的‘节点城市’,来自深蓝之井的魔力会在这里进行二次分配,供给到附近不计其数的城镇和乡村,你所看到的这座建筑物是曾经的魔力管制机关,在辉煌时,有数以千计的魔导师和学徒们在这里昼夜看管……

  “而这正是可悲和讽刺之处——他们只知道这里是一处便利的魔力焦点,来自深蓝之井的能源在这里能很容易地得到控制和转换,却自始至终未能发现这处魔力焦点和深蓝网道的深层联系……甚至直到灭亡的前夕,他们才隐约察觉了深蓝之井背后庞大的‘行星动力系统’……他们错失了让文明进一步跃升的机会,却连自己错过了什么都不知道,又对自己粗劣发展的文明成果洋洋自满。”

  蕾尔娜转过头,目光扫过已经在时光中化为碎片的古老城市残骸,扫过那些昔日的高楼大厦和宫廷庙宇,脸上露出了讥讽的表情,语气中带着鄙夷,那鄙夷甚至近乎于愤怒:“与真相只隔着一张纸,与成功只隔着一小步,他们挣扎一生,然后在抵达终点前的最后一刻倒下来……总是如此,循环往复。”

  “弱小而无能,”菲尔娜淡淡说道,“可悲又可叹。”

  藤蔓在平台上缓缓移动,植物与水泥摩擦的声音粗劣刺耳,博尔肯黄褐色的瞳孔盯着眼前的双子精灵,发出了沙哑的笑声:“哈,还真是难得能从你们那虚伪甜蜜的唇舌中听到这种辛辣直接的语言,不愧是活过漫长岁月又见证了忤逆计划的精灵,你们对这个世界的评价倒是角度新颖……不过我很好奇,你们说这么多,是想告诉我我也会在成功的前一刻遭遇失败么?”

  “你?”蕾尔娜看了眼前的藤蔓面孔一眼,嘴角翘了起来,“当然不会,我的大教长,你的计划怎么会失败呢?那已经不单单是你的计划了……”

  博尔肯冷哼了一声,却没有兴致去计较精灵双子那一如既往阴阳怪气的说话方式——他的本体此刻其实还待在远方的山谷总部中,处理着各种各样的重要事务,此地只不过是他用地下四通八达的根须网道投射过来的“一道视线”,用于监控这一处节点的工程进展罢了。在这里获得实质性的成果之前,他可没有多余的经历和两个从来不说人话的精灵姐妹纠缠。

  而就在这时,一阵骚动声突然从挖掘现场的方向传来,吸引了博尔肯的注意,也吸引了平台上精灵双子的视线。

  他们看到那些畸变体巨人成功拆除了覆盖在废墟上方的最后一部分穹顶碎片,并按照命令启动了废墟下面的某处古代机关,这死寂七百年之久的废墟深处竟然真的传来了一阵低沉的鸣响,伴随着大地轻微的震颤,些许逸散的蓝色光辉从那座建筑废墟附近的地表裂缝中弥漫出来,强烈地刺激着现场所有的视线。

  “……真漂亮,”菲尔娜注视着那些正在愈发明亮的光辉,脸上慢慢露出一丝笑意,“看到了么?大教长,这是纯粹魔力的光辉……它已经在这下面沉睡七百年了。”

  博尔肯的眼珠死死盯着那些正从地面缝隙中流淌出来的光芒,他突然反应过来,大声提醒着仍然优哉游哉的双子精灵:“还愣着干什么?!这个焦点正在失去控制!该死,这里的维持设备早就烧毁了,你们开启的裂缝会熔毁这个地方——随之而来的大爆炸能把整个铁人兵团都吸引过来!!快做点什么阻止这一切!”

  “镇定一些,尊敬的大教长阁下,我们了解深蓝网道,能量平衡崩溃的速度可没那么快——反而是大喊大叫会影响到您的气度和形象。”蕾尔娜笑了起来,一边不紧不慢地说着一边和菲尔娜一同走向平台边缘,她们如踩在坚实的台阶上般一步步走向那片已经遍布蓝色裂隙的废墟,而那些负责挖掘废墟的畸变体巨人还滞留在原地,在没有进一步命令的情况下,他们无视了那些从地面裂缝中流淌出来的光焰,仿佛丝毫没有意识到这庞大能量中的危险般呆滞地站在原地。

  一簇美丽的蓝色光流终于淌到了最近的畸变体脚下,在无声无息的燃烧中,那狰狞丑陋的巨人飞快地变成了一根明亮的火炬,并在短短十几秒内化为一片飘散的尘埃。

  菲尔娜转头看了一眼,那些在空气中飘散的尘埃中混杂着星星点点的蓝色光彩,光尘倒映在她的双眼中,她摇了摇头,语气中略带遗憾:“真不禁烧。”

  说话间,她们已经来到了那些逸散的光流上方,并如同站在地面一样站立在数米高的半空,从地底深处涌出来的原始魔力此时已经开始连绵成片,大大小小的裂隙中涌动着纯粹的光焰,一道道明亮的蓝色裂隙交织成了蛛网般的形态,在光芒所到之处,那些负责挖掘废墟的畸变体巨人一个接一个地燃烧起来,而周围活动的树人则纷纷紧张地后退,博尔肯的目光紧盯着站在空中的精灵姐妹,他知道这两个神神叨叨的家伙肯定有所安排,但他仍然忍不住问道:“你们打算怎么控制这东西?就凭你们的魔法?”

  “严格来讲,这需要的是知识和智慧,”菲尔娜淡淡地说道,她抬起了自己的左手,指尖已经有符文流淌,“庞大的能量有着摧枯拉朽的力量,但只要在恰当的时刻和恰当的位置找到那个‘节点’,然后用非常细微的外力轻轻‘推’一下……”

  “就如同用一枚石子激起整个池塘的涟漪一般,”蕾尔娜紧随其后,她抬起了右手,精准无比地配合着菲尔娜的施法动作,用巧妙的手法改变了大地深处的魔力流向,“一切都将改变。”

  无声无息的魔力浸入了那正在从地下向上喷涌的“深蓝涌泉”,遍布大地的蓝色裂隙在瞬间尽数暗淡下来,随后是短短两三秒钟的沉寂,一道刺眼的蓝色光束便猛然冲出地表,伴随着令人隐隐感到恐惧的魔力躁动,整个废墟区竟好像受到了某种源自中心的强大吸引力,开始从四周向中心崩塌、压缩!

  坚韧的巨石和腐朽的钢铁在一阵阵强大的吸力中发出让人牙酸的吱嘎声,在短暂的抵抗之后便四分五裂并落入那蓝色光束深处,在废墟区外围活动的树人们也纷纷惊恐地向后退去,想要将尽可能远离这里致命的引力漩涡,然而在这样可怕的一幕中,菲尔娜与蕾尔娜姐妹竟仍然面无表情地站在空中,冷漠地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变化。

  那股向内坍塌的强大吸引力对她们而言竟仿佛不存在一般。

  整个过程持续了整整十分钟之久,这场可怕的“坍塌”终于到了尾声,伴随着越来越微弱的大地震颤,某种“平衡”似乎在坍塌的中心点建立起来——原本的建筑废墟已经彻底消失不见,连带着一大片区域的地面也变成了凹陷的深坑,那道冲上天空的蓝色光束则渐渐收缩、暗淡,在光束之前升腾起来的地方,一个仿佛“洞口”般的结构突兀地漂浮在深坑底部的中心。

  蓝色的光流在那洞口内的某处空间中奔涌不息,一阵阵纯粹的魔力波动不断从洞口逸散出来,它仿佛一个镶嵌在现实世界的门扉,正呈现出位于这颗星球深处的壮观一面。

  “大教长,”蕾尔娜缓步来到大坑旁边,微笑着看向坑底那已经稳定下来的“门扉”,“这是你要的新网道入口,请过目。”

  “……你们利用一个天然的魔力焦点‘炸’出了一个通往深蓝网道的大门?”藤蔓从平台上延伸过来,博尔肯惊愕的脸孔在那些干枯扭曲、盘根错节的藤条之间浮现,他盯着那扇大门,突然间反应过来,“等等,你们开启通往深蓝网道的大门原来这么简单?”

  “是的,这对我们而言并不困难。”蕾尔娜与菲尔娜异口同声,随口说道。

  博尔肯的声音怒不可遏:“……但你让我们在这座山谷中用了整整半个月来构筑符文环和网道节点,还几乎耗尽了我们从深蓝之井取出的魔力储备!”

  “大教长,冷静一点,你引以为傲的判断力呢?”菲尔娜微笑着看着藤蔓中所呈现出的那张怒颜,“我们所张开的这只是一扇临时大门,它只是为了让你埋设符文石罢了,几小时后它就会关闭——山谷里的那扇大门却是永久的,那是我们事业的根基,是所有节点的控制中心,仅仅为其付出半个月的辛劳,你不认为还是很划算的么?”

  博尔肯紧盯着这个精灵的脸,过了几秒钟才沉声说道:“当你们露出这种假笑的时候,我连你们说的一个字都不想相信。”

  蕾尔娜笑了起来:“别这样,大教长,我们会将开启这种临时大门的方法告诉你的,毕竟之后我们还需要开启许多许多的裂隙,还需要埋设更多的符文石——我们姐妹两个可没有那么多精力去亲自开启每一扇门。”

  “很好,我会认真验证你们带来的‘方法’,而且这次我希望你们不要再有更多的隐瞒,”博尔肯沉声说着,“现在赶快进行下一步吧——既然这是一扇临时大门,那我们可没多少时间能够浪费,把符文石放进去。”

  “谨遵您的命令——”蕾尔娜与菲尔娜一同微微弯腰,故意用很夸张的语气说道,随后蕾尔娜才直起身子,看向附近的一名树人,“还有能动的畸变体么?去把符文石搬过来,我们要‘卸货’了。”

  那树人摇晃了一下树冠,树干上扭曲可怖的面容露出一丝恼怒:“刚才都被你们烧完了!”

  “……啊,那可真遗憾,”菲尔娜似乎真有点意外,摇着头说道,“我还以为我们储备充足,就用那些消耗品测试了一下……”

  “再去抓几个过来,临时能用就行,”蕾尔娜紧接着说道,语气十分平淡,“反正他们早已不是荣耀的刚铎公民了。”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