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黎明之剑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五章 丹尼尔的往事

黎明之剑 远瞳 6480 2020-12-02 17:50

  那就是提丰帝国最强大的施法者之一,皇家法师协会的最高统治者,皇帝陛下的首席魔法顾问,位比公爵的温莎??玛佩尔女士。

  她比玛丽想象中的要普通很多。

  玛丽带着近乎敬畏的情绪小心翼翼地打量了那位站在书桌前的大人物一眼,她本以为那位传说中的强大法师会是一位更有特色的女士——可能是穿着繁星法袍,充满威严的老夫人,也可能是用法术改变了自己的身体年龄,美艳不可方物的绝色佳人,但都不是,温莎??玛佩尔看上去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年女子,三十到四十岁之间,虽然眉眼间仍然有着动人的姿色,可是岁月的痕迹已经出现在她脸上,她穿着普普通通的紫色法袍,一头同样淡紫色的长发很随意地挽在脑后,她就那样静静地站在那里,甚至也没有任何气势流露出来。

  随后玛丽看到自己的导师动了,老法师就那样不紧不慢地走到温莎??玛佩尔面前,用一种毫无敬意的,甚至可以说有些失礼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对方,在年轻学徒惊愕的注视下,老法师点了点头:“你终于站到这个位置了。”

  “您仍然是我的导师,”温莎??玛佩尔带着复杂的神色,在玛丽惊愕到甚至有些惊恐的注视中,她对着老法师弯下了腰,“永远都是。”

  老法师摆了摆手:“但你不是我的学徒了。”

  玛丽突然大大地喘了一口气——在刚才的一小会里,她竟然都因惊愕而忘了呼吸,而她呼吸的声音也引起了丹尼尔的注意,老法师对她招招手:“过来,和温莎??玛佩尔打招呼,她是皇家法师协会的会长。”

  玛丽晕晕乎乎地走上前去,在她开口之前,那位令人敬畏的女士便扫了她一眼——似乎这位女士直到现在才注意到房间里有这么个陌生人似的:“她是谁?”

  “我的学徒,”丹尼尔嘿嘿一笑,“比你天赋差,但比你聪明。”

  这是玛丽这辈子第一次从丹尼尔口中听到对自己的夸奖——尽管并不是专门对她说的。

  “您的……学徒?”温莎??玛佩尔难以置信地说道,但她很快恢复了常态,并对玛丽点了点头,“你好,我是温莎??玛佩尔,丹尼尔导师的第一个学徒。既然你也是导师的学徒,那么不必在意我的会长身份。”

  “我……我叫玛丽,”玛丽诚惶诚恐地说道,“很……很荣幸见到您。”

  温莎??玛佩尔皱了皱眉,下意识地问道:“没有姓氏?啊,我无意冒犯。”

  “她是我在乡下捡到的,哪来的姓氏,”丹尼尔随口说道,并略有些不满地看了玛丽一眼,不耐烦地摆摆手,“没有长进——去旁边站着,不要插嘴。”

  玛丽立刻听话地后退,尽管她有满肚子的问题,但她紧紧地闭上了嘴巴,一句话也不敢说。

  而温莎??玛佩尔则深深地看了从各方面来看都称不上是个优秀法师,体内魔力反应也薄弱可怜的玛丽一眼,随后郑重其事地转向丹尼尔:“导师,这些年我一直在找您……”

  “作为皇家法师协会的会长,你要真想找早就找到了,”丹尼尔发出一声嘶哑的低笑,“而且你找我干什么?让我继续接受那些弱智的嘲弄?还是邀请协会的人来参观一个著名的怪胎?”

  温莎??玛佩尔的脸色微微变化,她立刻摇头:“导师,您知道我的意思,没有人轻视您在魔法领域的造诣,只不过是您的神经交互魔法……”

  这位协会会长的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

  她瞪大眼睛,死死地盯着视线中的某样事物——在丹尼尔的黑色法袍后面,躁动不安的人造神经索蠕动着,几条细长的、闪烁着微微电光的、仿佛血肉和金属相互糅合而成的扭曲之物从法袍的下摆延伸了出来,在温莎??玛佩尔的视线中缓缓摆动,就如盲目的掘地虫,又带着某种亵渎神明般的气息。

  这位强大的施法者低声惊呼起来:“您……您难道……您难道成功了?!”

  “我失败了,但也成功了,那帮墨守成规的蠢货大概不会承认我的成功,但我不在乎——神经交互魔法理论终究是有意义的,我能突破我的天赋限制做到曾经做不到的事,”丹尼尔嗓音低沉地说着,“温莎??玛佩尔,我们今天不是来谈这个的。”

  “……是的,我们不是谈这个的,”温莎??玛佩尔沉默片刻,微微叹了口气,“导师,我收到您的信时几乎不敢相信,但您竟真的来了——您真的愿意重新回到法师协会,重新为提丰效力么?”

  丹尼尔哼了一声:“哼,我会为提丰效力的,但我对这个协会已经没兴趣了,据我所知,我们那位皇帝陛下也没有要求响应招募的法师必须加入协会,不是么?”

  “……确实如此,”温莎??玛佩尔皱了皱眉,接着便调整好了状态,一脸郑重地看着丹尼尔,“您在数理和古刚铎魔法领域的造诣无人能及,即便不用我引荐,皇帝陛下也听闻过您的名声,他一定会非常高兴像您这样的智慧之人会愿意重新为帝国效力。我会立刻命人重新准备好您的实验室和法师塔——这些年来协会一直保留着它们。”

  “不必了,我已经不习惯在人太多的地方工作——皇家法师区的人恐怕也不愿意跟一个改造过的怪胎生活在一条街区上,”丹尼尔冷笑了一下,摇着头,“我已经找好了落脚的地方,也打算自己重建一个实验室,你知道我的习惯,我只信任自己打造的实验环境,不希望任何人插手和打扰。”

  温莎??玛佩尔看着丹尼尔的眼睛,虽然后者已经比她记忆中的苍老了许多,甚至苍老幅度大的有些不正常,而且脾气性格貌似也有很大变化,但那种眼神中的执着与顽固仍然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她放弃了继续劝说的打算,而是微微点头:“我明白了,会按照您的意图安排的。”

  说完这些之后,温莎??玛佩尔停顿了一下,在略微的迟疑中,她看着丹尼尔说道:“老师,您过去这些年都住在什么地方?”

  “这是调查的一环?”

  温莎??玛佩尔这一次没有迟疑:“这是我的职责。”

  “答得不错——我这些年就在提丰,在西南部,皇家法师协会可以随意调查,包括我接触过的任何人,你们都可以调查。还有什么问题么?”

  温莎摇了摇头:“没有了。”

  “好,那我就离开了——这个地方待起来并不舒服。”

  丹尼尔叫上了仍然在旁边发呆的玛丽,转过身向大门走去,但就在这时,那位协会会长突然再次开口了:“老师,您当年真的不必离开,那些排挤过和嘲讽过您的人不过是庸庸碌碌之辈,他们如今都已经……”

  丹尼尔停了下来,回过头看着温莎:“因为我嫉妒你。”

  温莎??玛佩尔的声音戛然而止,她站在那里,脸上的神色复杂,在足足几秒种后,她才打破沉默:“老师,您知道我是不信的。”

  “但这是事实——或许很多资质平庸的魔法师都会认为自己的学徒能晋升为传奇是一件值得荣耀的事,但我从不以此为豪,因为我知道,你晋升为传奇只是因为你有这样的天赋而已,那不是我的功劳,那是无法用努力弥补,无法用任何后天手段去改变,甚至与导师的个人能力毫无关联的天赋,任何一个庸庸碌碌的蹩脚法师当你的导师都能让你晋升传奇,而哪怕是魔法女神降临,也无法让我突破高阶。”

  丹尼尔静静地说完了这些,随后转回头去,再无停顿地离开了协会会长的房间。

  温莎??玛佩尔静静地看着老法师佝偻的背影消失在门后,再没有说一句话。

  她知道,自己这位昔日的老师并不是嫉妒自己,他真正怨愤的,是“天赋决定一切”这个铁一般的规则。

  他并不介意自己的学徒能早早地晋升为传奇,不介意学徒能在魔法造诣上远远地超过自己,但他无法接受这一切都是由天赋决定,无法接受这中间存在一条界线,而这条界线是通过后天努力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动摇分毫的。

  温莎??玛佩尔轻轻叹了口气——或许早在她达到高阶之前,早在导师遇上自身的天赋瓶颈之前,后者就已经预见了将要发生的事,他因此才开启了那个被视为离经叛道、异想天开的研究。

  神经交互魔法理论。

  通过植入体、神经外科手术、终生性增效剂之类的手段来改造人体的技术。

  从不相信命运的导师在二十多年前选择了与命运抗争,当时所有人都认为他失败了,但好在,现在他回来了。

  虽然他变了很多,虽然他说自己用外科手术把自己变成了“怪物”,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一路上,丹尼尔都沉默着,玛丽只能小心地闭着嘴巴,安安静静地跟在老法师身后,她着实有很多问题想问,因为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挑战了她的认知,甚至挑战了她迄今为止建立起来的三观——皇家法师协会的会长竟然是导师当年的学徒?提丰有史以来在最年轻的时候突破传奇位阶的女魔法师竟然是自己的“学姐”?导师竟然曾是如此的大人物?

  这一切都是玛丽从不敢想的!

  然而在导师允许之前,她却一句都不敢开口询问。

  这样憋闷的状态持续了很久,直到走出皇家法师协会的大门之后,丹尼尔才终于打破了沉默:“问题不少吧?”

  “啊……是,”玛丽吓了一跳,接着赶紧点头,“我……我没想到您当年那么……皇家法师协会的会长竟然是您的学徒?!”

  “蠢问题,事到如今竟然还需要再问一遍,”丹尼尔瞥了玛丽一眼,“她确实是我的学徒,但她成为协会会长是在我离开之后的事,包括她晋升也是在那之后发生的。在我离开的时候,她和我一样,都只不过是普通的高阶法师罢了。”

  “那您当年真的是因为研究神经改造才离开协会的么?现在您成功了,那些嘲讽过您的人一定会无地自容……”

  玛丽有些嘴快地说着,但把话说出来之后她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太过大胆的话:丹尼尔一向不喜欢有人提到他和皇家法师协会之间的任何瓜葛,这是在任何情况下说出来都会招致惩罚的禁句!

  可怜的姑娘立刻紧张起来,浑身的肌肉都在紧张中紧绷着。

  丹尼尔冷笑了一声:“成功?如果你认为这些神经索是成功的话,今天我就会把它们装在你身上。”

  玛丽浑身颤抖了一下,但就在她认为自己真的会遭到这样可怕命运的时候,她却发现这竟然只是老法师的一个玩笑——

  “看看你的样子,你认为我会有多余的耐心给你做这种改造?”丹尼尔摆了摆手,“你的天赋跟猴子一样,任何改造都是在浪费材料。”

  玛丽丝毫没有在意导师对自己天赋的评价,她只是感觉大大地松了口气,随后有些感叹地说道:“其他人一定不会相信的,温莎??玛佩尔女士竟然是我们的前辈……”

  “你无须对温莎那么敬畏。”

  丹尼尔突然打断了玛丽的感叹,随后在后者略有些茫然的视线中,他抬起头来,看着奥尔德南雾蒙蒙的街头。

  “如果你知道祂的伟力,你就不会对任何人敬畏了。”

  老法师迈开脚步,带着玛丽继续向奥尔德南的雾中走去。

  “不要浪费主人的时间了,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妙书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