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黎明之剑

章节目录 第八百零七章 造访一号沙箱

黎明之剑 远瞳 7102 2020-12-02 17:50

  高文对一号沙箱关注已久,早就相当好奇它的入口到底在什么地方——根据之前调查到的情报,一号沙箱虽然是独立运行的思维网络,但它仍然有连接主干网络的出入口,可是高文和丹尼尔曾经扫描了整个心灵网络,也没发现它的出入口在什么地方。

  而现在,他终于知道这个神秘的出入口为何无人知晓了——

  在决定开始行动之后,金色议事厅的大主教们纷纷离开了席位,高文虽不明所以,但也跟着站了起来,随后他看到每个人都向后退了一步,而那张描绘有诸多神秘符文的金色圆桌表面,则突然荡漾开了一圈圈虚实相间的光芒。

  梅高尔三世那涨缩不停的星光聚合体缓缓从半空降下,就如某种粘稠的液体般接触到了圆桌的中心,下一秒,那荡漾开的虚实光芒骤然染上了层层叠叠的星辉,紧接着如光环般迅速扩张到了整个圆桌表面——

  星辉中形成了旋涡般的洞口,旋涡内隐约可见浮动的云雾和沙尘,还有朦朦胧胧的山川河流等物。

  而在这道入口张开的同时,圆桌也整体下沉到了和地面平齐的高度:它真正地变成了一扇镶嵌在地面上的传送门。

  这金色议事厅的圆桌就是通往一号沙箱的入口,梅高尔三世则是打开入口的“钥匙”!

  “……这倒是有点出乎我意料,”高文站在那旋涡般的入口旁,低头看着里面朦朦胧胧的云雾和沙尘,笑着说道,“那么,这下面就是一号沙箱?直接走进去就可以了?”

  “进入一号沙箱很容易,但我们不敢确定进去之后会发生什么,在上次探索队进入的时候,它里面就已经发生了诸多诡异的变化,证明了一号沙箱在失去监控的情况下一直在不停地自我演化,”梅高尔三世重新漂浮到半空,用比刚才虚弱了一点的声音说道,“域外游荡者……虽然我的嘱托在您看来可能很多余,但请记住——万事小心。”

  “我会记住的。”

  高文点了点头,而在他身旁的赛琳娜·格尔分则已经上前一步,步入了那云雾缠绕的旋涡入口中。

  高文、尤里、马格南三人紧随其后,步入其中。

  四道身影很快消失在旋涡深处,当那缠绕的云雾再次闭合之后,入口周围一圈圈荡漾开的星光随即蠕动着恢复了原样,镶嵌至地面的圆桌也再次恢复了一开始的样子。

  大厅中寂静了两秒钟,梅高尔三世的声音才打破静默:“诸位,开始了——做我们该做的事。

  “把所有剩余算力集中至一号沙箱及安全系统,关闭主干网所有非必要的功能,关闭……梦境之城。”

  大主教们齐声回应:“是!教皇冕下!”

  一道道身影消失在金色的议事大厅中,而伴随着每一道身影的消失,金色大厅内的光线似乎都随着暗淡了一分。

  而在金色大厅之外,整个梦境之城也紧接着发生了变化——

  澄澈明亮的天空突然褪去色彩,灰白色的无边混沌笼罩着整个世界,那些金碧辉煌的宫殿,优雅高耸的塔楼,珍奇梦幻的植物,全都在一片细碎的光点飘散中化为虚无,黑白色的网格线覆盖了城市大地,紧接着就连这黑白色的网格线也被无尽的迷雾吞没……

  曾经美轮美奂,穷尽人类想象力创造出来的梦境之城,在几个呼吸内便还原成了最混沌的初始梦境,而在这唯有迷雾和混沌之光照耀的无边黑暗中,唯有已经收缩至仅有一间大厅的“金色议事厅”还伫立在大地上。

  已经光线暗淡的大厅内,蠕动的星光聚合体安静下来,静静地漂浮在空中,似在思考,似乎在回忆……

  ……

  现实世界的永眠者地下宫殿内,一个个身披黑袍或白袍的神官们回到了现实世界,一边保持着和心灵网络的最基础连接、提供着自己富余的计算力,一边在宫殿内奔走着。

  “梦境管制开始!梦境管制开始!”

  有神官在高声传令,有神官在检查宫殿内每一处的禁制,有神官出发前往地表,去执行对整个“奥兰戴尔”地区的梦境监控。

  就连地宫的最底层都能听到宫殿内吵杂的动静,位于底层收容区但已经因为污染症状缓解而降低了收容等级的“灵歌”温蒂察觉到了外面走廊上气氛的变化,忍不住抬起头,来到了那扇描绘着复杂符文的铁门后面,温和地问道:“守卫先生,请问外面发生什么了?”

  “梦境管制,温蒂大主教,”守卫闷声闷气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似乎罩着厚厚的头盔,“请安心等待,不要入梦。”

  “……真希望我能帮上忙。”

  “请您今夜保持清醒,这就是对所有人最大的帮助。”

  “你说的很对,守卫先生。”

  温蒂轻声说道,退回到了自己的床铺旁,在那上面安静坐下。

  在她对面的墙壁上,闪闪发亮的水晶尘涂料描绘着一组复杂的符号,那符号由许多弯曲的线条和圆形构成,仿佛某种深海动物的象征,带着深邃神秘的意味。

  看着那些符号,温蒂的心神迅速变得清醒,理智,之前紧张压抑的心情也消散了大半。

  就是有点馋,想挖大鱿鱼……

  ……

  高文感觉自己走在一道不断向下延伸的、深入到无尽黄沙和云雾深处的坡道上,不知道走了多久,他突然感到周围那种虚实难辨的诡异气氛突然一扫而空,云雾散去,眼前豁然开朗。

  一座屹立在黄沙中的城市出现在他和赛琳娜等人眼前。

  那城市有着土黄色的外墙,高耸的城墙壁垒分明,箭塔与瞭望台在碧蓝的天空下显得气势不凡,但不管是城墙上还是城门前,都看不到有任何守卫的身影。

  而在看到这座沙漠之城的同时,一种诡异的腐烂气息也飘进了高文的鼻孔。

  “这就是进入一号沙箱能看到的第一座城市,尼姆·桑卓城邦,它也是沙箱世界的文明起点,”赛琳娜低声说道,“这片沙漠原本是一片草原,至少在沙箱启动初期是这么设定的,但后来随着历史演化,气候变迁,这里被沙漠侵蚀,但仍然是交通要道,商业繁荣。”

  “现在已经是一座空城了,”尤里接着说道,“上次进入的探索队回报说这座城里以及周围村镇都空无一人。另外,他们也是在这座城内过夜的时候受到袭击的,我们要对此多加小心。”

  “这里有一股臭味,”马格南皱着眉头咕哝道,“好像什么东西腐烂掉了。”

  “之前探索队也报告了这种怪异的现象,”赛琳娜点点头,“尼姆·桑卓以及周边的村镇中到处都弥漫着这种诡异的腐烂臭味,虽然不是很浓烈,但范围非常广。探索队没有找到气味的来源,但这些气味本身似乎也没什么危害。”

  高文抽了抽鼻子,随口说道:“会不会是那些消失的沙箱居民正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或者是以我们看不到的状态在慢慢腐烂?”

  尤里听到高文的话,脸皮忍不住抖动了一下,旁边的马格南则下意识地环视了一圈广阔空荡的沙漠,眉头紧紧皱起:“这可真是……域外游荡者都像您这么会吓唬人么?”

  “直接叫我高文吧,这或许有助于放松,”高文笑着看了马格南一眼,随后不等对方回答便迈步走向那座城邦的入口,“不要浪费时间,我们可只有‘十天’。”

  马格南等人随即跟上,而高文则一边走一边悄然激活了意识深处的设置,尝试沟通着设置在现实世界的、自己身旁的那些感知符文。

  他模模糊糊地感觉到了那些符文,并借助那些符文感知到了琥珀和提尔的存在。

  但那传来的感觉非常非常怪异,带着艰涩迟钝的古怪感觉,就仿佛在隔着严重的延迟观察一个极度放缓的世界。

  这就是“时间迭代”的影响么……

  高文心中若有所思。

  十倍的时间迭代,便已经让自己只能模糊地感知现实,而几乎无法和现实世界进行沟通,那么在以往上千倍甚至更高倍率的时间迭代下,一号沙箱里的居民们显然是根本无法与现实世界对接的。

  即便偶尔产生了信息交互,他们也只能接收到非常怪异的、扭曲模糊了的现实信息。

  这座沙箱,是一座孤岛……

  怀着这样的感慨,高文带着三名临时的伙伴踏入了被黄沙包围的城邦。

  一座座土黄色或灰白色的建筑物在街道两旁伫立着,它们大多有着平坦的屋顶和带有弧度的窗框,色彩艳丽的红色或黄色布幔被悬挂在较高的房屋之间,横跨在街道上方,被干燥的风吹的不断舞动。

  “这跟我们之前见到的幻影小镇是完全不同的风格……”马格南忍不住说道。

  赛琳娜开口了,同时也是解释给高文:“一号沙箱规模很大,除了这座位于沙漠地区的尼姆·桑卓城邦之外,还有位于森林地区的幽谷城,有位于沼泽湿地边缘的枫溪城,有不同的城邦和王国……这里在时间加速的情况下发展了上千年,数百万的虚拟人格在这里面繁衍生息,而沙箱的文明起始点就被设定在铁器时代,这足够里面的居民们把他们的‘世界’扩展到很大的范围。”

  高文一挑眉毛:“这里面的文明起始点就设定在铁器时代?”

  “是的,”赛琳娜点点头,“若是直接设置在原始时代,沙箱就需要很漫长的岁月才能发展出真正的文明,而且中间还会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即便用时间迭代来加速,整个实验过程也会被拉的很长,所以我们给每个沙箱都设定了一套基础数据,这包含从原始时代到铁器时代的完整历史,以及可供佐证的考古发现,这可以让沙箱内的虚拟居民和实体居民们更快进入文明推演阶段。”

  “……这可真是个大工程。”

  赛琳娜似乎从高文的语气中听出了些许深意,不禁感到好奇:“有什么问题么?”

  “不……暂时想不到什么问题,”高文摇摇头,“只是很佩服你们编写这套东西时的耐心和毅力。”

  赛琳娜不敢肯定这是真的称赞还是讽刺,但在她刚想再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视线中出现的一座建筑物却提前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话语。

  一座明显比周围建筑更高大、更堂皇,由数十根淡金色雕塑立柱和石像拱卫的建筑物出现在黄沙遍布的街道尽头。

  “那是一座神庙么?”高文望着远处,随口问道。

  “和探索队报告的建筑物轮廓一致,”尤里点了点头,“应该就是尼姆·桑卓的城邦神庙。”

  高文若有所思:“和幻影小镇里的教堂有着完全不同的风格。”

  “但里面供奉的却是同样的‘神明’。”

  赛琳娜轻声说道。

  信仰同样的神明……却由于地区文化的区别,建筑起了风格不同的庙宇。

  这再次让高文意识到了这一号沙箱在“拟真”方面的强大,意识到了沙箱内的文明是如何一步一步地发展起来的。

  而在思索间,他们已经来到了那庙宇的近处。

  在正对着街道的神庙入口处,高文看到了那熟悉的浮雕,它被刻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伫立在神庙前的广场上:

  一只巨大的手掌,覆盖在象征性的大地上空——这是上层叙事者的标志。

  高文的视线扫过这象征着上层叙事者的浮雕,迈步跨过巨石,准备进入那座神庙。

  但在神庙门口,他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

  他的视线死死盯着神庙入口的一根石柱。

  在那石柱表面,赫然深深地刻写着一行文字,那文字线条深刻,笔迹却凌乱又扭曲,每一行笔画的深处都仿佛浸着血液般泛起暗红,仅仅看上去就似乎传达出了无限的绝望和疯狂,它只有一句话——

  神明已死。

  (妈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