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黎明之剑

章节目录 第八百九十四章 未曾止步

黎明之剑 远瞳 6167 2020-12-02 17:50

  书房中的气氛凝重而肃穆,即便是往日里最活蹦乱跳的琥珀,这时候也一脸严肃地站在旁边,毫无开玩笑的意思。

  “这就是我们交流的全部内容。”高文坐在书桌后面,以一个比较舒适的姿势靠着椅背,对面前的几人说道,那面“守护者之盾”则被放在他身后不远处的武器架上。

  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书房中的一切都镀着一层淡淡的橘黄色光芒。

  “难以置信……”赫蒂脸上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说出几个字也是艰难万分,显然,要在如此大的信息冲击之后还能迅速组织起语言来,即便对帝国的大执政官而言也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先祖,如果自然之神所说的都是真的,那我们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

  “我们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对神明的认知,对魔潮,对信仰,甚至对宇宙中群星的认知——一切都敞开了一扇新的大门,”维罗妮卡/奥菲利亚紧握白金权杖,语气低沉严肃,“我们必须重新判断神明和凡人的关系,重新认识我们所生存的这颗星球以及星球之外的无垠空间……”

  “作为凡人,我们所掌握的知识很少,但在我们所知的有限真相中,并没有哪一部分内容和巨鹿阿莫恩的说法产生明显冲突,”卡迈尔则在以一个学者的角度去分析那位自然之神透露的情报有多少可信,“我认为祂的话大部分是可信的。”

  “先祖,”赫蒂突然抬起头,看向高文,“您相信‘自然之神’说的东西么?”

  “祂说的或许都是真的,但我永远保持一份怀疑,”高文很直白地说道,“一个能够假死三千年的神,这足够让我们永远对祂保持一份警惕了。”

  高文话音落下,赫蒂张了张嘴,似乎还有话想问,但在她开口之前,一阵仿佛吹过所有人心头的气息波动突然出现在了这间书房内,每个人都感觉自己眼前仿佛恍惚了一下,便有一个白发垂至地面的、身穿朴素白色长裙的女孩突兀地站在了书房中央。

  “神明很难撒谎,”轻灵悦耳的声音在书房中响起,“或者说,撒谎会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很多谎言会尝试变成真相,而如果它没办法变成真相,那就会变成神明的‘负担’。一个变成负担的谎言可能需要漫长的时间或很痛苦的过程才能被‘消化’掉。”

  赫蒂有些意外地看着出现在书房中的身影:“娜瑞提尔?”

  “是我请她过来的。”高文点点头,并指了指书桌旁——一台魔网终端正在那里静静运行,终端基座上的符文闪烁,显示它正处于飞快交换数据的状态,然而终端上空却没有任何全息影像出现。

  这是因为通过这台终端传输过来的“数据”已经凭自我意志变成了站在书房中央的娜瑞提尔——这位昔日的上层叙事者如今虽然褪去了神明的光环,却还保留着许多凡人难以理解的力量,在魔网系统能够支撑的情况下,她可以以心理学投影的方式出现在网络能够覆盖且权限许可的任何地方。

  维罗妮卡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昔日之神,眉头微皱:“你的意思是,那位自然之神的话都是真的?”

  “这只是我的经验……”娜瑞提尔想了想,一脸认真地说道,“在我以前的‘那个世界’,规则是这样运转的,但我不知道你们的现实世界是不是也一样。”

  “在涉及神明的领域,规则应该共通,”高文说道,“至少不会有太大偏差——否则当初也不会在沙箱中诞生上层叙事者。”

  娜瑞提尔又想了一下,开始呼呼点头。

  一位昔日的神明做出了肯定,房间中的几人便打消了大部分的疑问,毕竟……这位“上层叙事者”可是神明领域的专家,是帝国神学研究所的首席顾问,没有人比她更懂得一个神明是如何运行的。

  “所以,我们需要警惕的不是阿莫恩是否在说谎,而是祂说出的真相中是否存在缺失和误导——欺骗的形式不止一种,用真相做出的骗局才是最令人防不胜防的东西,”高文表情严肃地说着,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座椅的扶手,“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巨鹿阿莫恩确实有什么阴谋或陷阱在等着我们。祂确实有可能是真诚无害的,只不过……”

  “只不过我们不能赌这个,”赫蒂苦笑着摇了摇头,“那毕竟是一个神……”

  “而且是一个在幽影界中假死了三千年,欺骗了所有凡人,欺骗了忤逆要塞的研究者,拥有无限耐心和智慧的神……”卡迈尔嗡嗡地说道,一种暗蓝色的光辉在他体表的符文护甲片表面游走,显示着他较为压抑复杂的心情,“一个这样的神,如果想要谋划些什么东西,将是人智难以想象的。”

  “这个神就在我们的‘后院’里,”这时候始终站在窗户旁边,没有发表任何见解的琥珀突然打破了沉默,“这一点才是现在最应该考虑的吧。”

  “我们搬不走黑暗山脉,也搬不走自然之神,关闭幽影界的大门也不是个好主意——且不说那是我们目前掌握的唯一一扇能够稳定运行的幽影传送门,更重要的是我们也不确定自然之神是否还有余力从幽影界另一侧重新开门,”赫蒂摇了摇头,神情严肃地说道,“我们也不可能为此迁移帝都,首先逃避并不是个好选择,其次这样做影响巨大,而且怎么对外界解释也是个难题,最后最重要的一点——这样做是否有效也是个未知数。幽影界并不像暗影界,我们对那个世界了解甚少,它和现世界的映射关系并不稳定,我们在现世界做的事情,在幽影界看来说不定都只是原地打转……”

  “我们本来也没有必要逃避,”高文点点头说道,“一个被禁锢在遗迹中无法动弹的、已经‘陨落’的神明,还不至于吓的塞西尔人连夜迁都。现在的情况是自然之神存活且位于忤逆堡垒已经是个既定事实,祂不会走,我们也不会走,那我们就只能瞪大眼睛了——

  “加强对忤逆堡垒的监控,在传送门设置更多的传感器;在忤逆要塞中设置更多的心智防护符文和感应神力的装置,随时监控要塞中的驻守人员是否有异常;把部分设施从忤逆要塞中迁移到几个新城区,帝都附近已经发展起来,当初迫不得已在深山中设置的一部分生产线也可以迁出来了……”

  他一条条地吩咐完,最后才深深地呼了口气。

  “我们现在能采取的措施基本上就是这些……考虑到塞西尔城已经在这里扎根五年,忤逆要塞在这里扎根更是已经千年,巨鹿阿莫恩仍然在安静地‘等待’,那至少在短期内,我们做这些也就可以了。”

  手执白金权杖的维罗妮卡目光平静地看了过来:“那么,长期呢?”

  “长期……”高文笑了一下,“如果长期之后我们仍然没有任何办法来对付一个被禁锢的、虚弱的神,那我们也就不用考虑什么忤逆计划了。”

  “我明白了。”维罗妮卡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没有疑问。

  高文则在心中轻轻叹了口气。

  一个被禁锢的、虚弱的神么……

  前不久,另外一个神明还曾对他发出邀请,让他去参观那个被神明统治和庇护的国度,当时出于自己的实际情况,也是出于谨慎,他拒绝了那份邀请,但今天,他却主动去接触了一个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的“神”……这大胆的举动背后有一些冒险的成分,但更重要的是,他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把握相信哪怕自然之神活着也肯定处于虚弱状态,而且不能随意活动——在这一点上,他非常信任那支“弑神舰队”的力量。

  如果巨鹿阿莫恩没有处于禁锢状态,没有任何虚弱影响,那他绝对刚才就宣布连夜迁都了——这不是怂不怂的问题,是要命不要命的问题。

  毕竟前脚提丰帝国的旧帝都留下的教训还历历在目。

  高文心中刚想到提丰旧帝都的教训,一旁的琥珀便念叨了一句:“唉……之前咱们还调侃说几百年前的提丰人把奥兰戴尔建在了梦境之神的大门口,现在咱们就在自然之神的坟头建都了……”

  此话甚是精妙,书房中顿时一片静默,只有赫蒂在几秒种后忍不住轻轻碰了碰高文的胳膊,低声说道:“如果是瑞贝卡,我已经把她吊起来了……”

  高文一时间没有开口,心中却忍不住反思:自己平常是不是教这个帝国之耻太多骚话了?

  在安排了一系列关于黑暗山脉和忤逆要塞的监控、警戒工作之后,赫蒂和琥珀首先离开了房间,随后娜瑞提尔也重新沉入了神经网络,偌大的书房内,只剩下了高文以及两位来自刚铎时代的忤逆者。

  话题很快转向了技术领域,维罗妮卡带着一丝感慨,仿佛叹息般轻声说着:“我们现在有很多新东西需要研究了……”

  “阿莫恩提到了一种叫做‘深海’的事物,根据我的理解,它应该是这个世界底层秩序的一部分——我们从未了解过它,但每个人都在不知觉的情况下接触着它,”高文说道,“深海在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涌动,它似乎浸润着万事万物,而世界上一切的事物都是深海的映射,同时凡人的思潮又可以反向映射到深海中,形成‘独一无二的神明’……这也是阿莫恩的原话,而且我认为是相当重要的情报。”

  “祂会不会是想用一个远远超出凡人理解的,却又真实存在的‘知识’来‘陷’住我们?”卡迈尔犹豫着说道,“祂提到的‘深海’或许是真实存在的,但听上去过于缥缈神秘,我们可能会为此陷进去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然而一个研究者是无法拒绝这种‘引诱’的,”维罗妮卡看了卡迈尔一眼,“尤其是这个领域正有助于我们揭开这个世界底层的奥秘。”

  “……确实如此,”卡迈尔停顿了片刻,苦笑着说道,“我无法抑制自己的好奇心……虽然这可能是个陷阱,但我想我会不由自主地去了解和研究它的。”

  “我们也确实需要了解和研究它,”高文从书桌后站起身,看着眼前的两位忤逆者,“我有一种预感,这个‘深海’可能是我们了解一切真相的关键,不管是神明,还是魔潮背后的机理……甚至是魔力的本质,我都隐隐约约觉得它们是有关联的。卡迈尔,维罗妮卡,我授权你们展开在相关领域的研究,想办法去找到这个‘深海’的痕迹。另外,我建议我们在这个领域和精灵们展开合作——精灵传承悠久,在他们那古老的知识宝库中,或许已经有了关于世界奥秘的只言片语。

  “同样,我们也可以和海妖展开合作——她们虽然是外来种族,但她们在这个世界已经生存了比我们更久的时间,在对这个世界漫长的学习和适应过程中,或许她们曾观察到过什么迹象……”

  “我明白,之后我会尽快安排技术交流,”卡迈尔立刻说道,“正好我们最近在超高空飞行器的项目上也积累了很多问题,正需要和精灵们交换阶段性成果……”

  “超高空飞行器……”高文立刻被卡迈尔提到的项目吸引了注意——这个项目正是他今年批准的几个重点项目之一,和高速飞行器、星空研究、海洋探索同样重要,它是下一代飞行器技术的希望,也关系着高文心中那个星辰大海的梦想,“它进展如何?”

  “在抵达魔力静态界层的顶部之前,一切都很顺利,更加强大的反重力发生器,更有效的动力脊,更合理的符文布局……借助一些新技术,我们很轻易地让无人飞行器升到了雷燕鸟都无法抵达的高度,但在越过魔力静态界层之后情况就不一样了,大气湍流层的魔力环境和地表附近完全不一样,原始魔力更加强大,却也更难控制,魔网在那样混乱的环境下很难稳定运行,升力的稳定性更是无从保证——所有的无人飞行器都掉了下来。”

  卡迈尔一边说着,一边摊开双手——或者说是两道被符文护甲片束缚着形态的奥术能量流:“我们把所有飞行器上携带的记录设备都回收了起来,准备把数据综合分析一下,看是否能找到湍流层的规律,以及看看精灵那边对此有什么看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