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黎明之剑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三十九章 越境

黎明之剑 远瞳 7169 2020-12-02 17:50

  夜色还未褪去,清晨尚未到来,地平线上却已开始浮现出巨日带来的朦胧光辉,微弱的霞光仿佛正在努力挣脱大地的束缚,而群星依旧笼罩着这片在黑暗中沉睡的土地。

  提丰边境附近,一座拥有银白尖顶和灰白色外墙的高塔静静伫立在暗影沼泽旁的高地上,星辉从高空洒下,在高塔表面勾勒起一层辉光,高塔顶部的巨大圆环凭空漂浮在塔尖高度,在夜空中静静地旋转,星光照耀在圆环表面,不断反射出各种光彩。

  一道魔法传讯从远方传来,圆环上一系列原本晦暗的符文突然次第点亮。

  值守传讯塔的中年法师在一阵刺耳的鸣响中惊醒,他迅速摆脱冥想,从“聆听大厅”的符文法阵中站起身来,一片结构复杂、绚烂华丽的符文正在他面前的墙壁上不断亮起,符文前方投影出了皇家法师协会的徽记。

  法师眼神一变,立刻快步走向那片描绘在墙壁上的复杂法阵,随手按在其中特定的一块符文石表面:“这里是暗影沼泽边界塔,请讲。”

  “来自奥尔德南的命令,”略有失真的声音随即传入法师耳中,“立刻通知边界哨站,拦截……”

  听着远方传来的声音,中年法师眉头已经迅速皱起,他毫不犹豫地转身拍击附近的一根符文石柱,呼叫了在下层待命的另一名法师:“尼姆,来换班,我要前往哨站,帝都紧急命令——回头自己查记录!”

  随后不等另外一名值守法师传来回应,他已飞快地走向大厅一侧的窗户,挂在附近的法袍、手杖、帽子等物纷纷自行飞来,如有生命一般套在中年法师身上,当手杖最后落入掌中之后,那扇描绘着诸多符文的水晶窗已经砰然打开——

  中年法师直接纵身一跃,扑向高塔外仍然黑暗的夜空。

  星光下,身披长袍的法师如一只飞鸟,迅速掠过传讯塔所在的高地,而在法师身后,传讯高塔顶部的圆环仍然在静静旋转,更多的符文在次序亮起,塔中的另外一名值守法师已经接管法阵,这昂贵而精密的魔法造物在夜色中嗡嗡运转着,开始将来自奥尔德南的命令转发至下一座传讯塔……

  ……

  钢铁车轮碾压着镶嵌在大地上的导轨,斥力符文在车底和两侧车厢表面散发出淡淡微光,动力脊释放着澎湃的能量,魔导装置在高速运行中传来嗡嗡鸣响,金属打造的机械巨蟒匍匐在地,在黑暗的夜幕中搅动着初春大地上的薄雾,高速冲向边境的方向。

  车轮与某些轴承、杠杆运转时的机械噪音在安静的车厢中回荡着,熄灯之后的货车车厢内的一片黑暗,紧张压抑的气氛让每一个人都保持着紧绷绷的清醒状态,尤里抬起头,超凡者的视力让他看清了黑暗中的一双双眼睛,以及附近温蒂脸上的担忧之情。

  “我们已经越过暗影沼泽检查站了,很快就会抵达边境,”尤里低声说道,“即使奥尔德南反应再快,魔法传讯层层中转也需要时间,而且这条线上最多也只能传到暗影沼泽旁边的那座传讯塔——提丰的传讯塔数量有限,末端信使还是只能靠人力承担,他们赶不上的。”

  “我在担心留在国内的人,”温蒂轻声说道,“告密者的出现比预想的早,很多人恐怕已经来不及转移了,中下层教徒的身份很容易因相互举报而暴露……而且帝国几年前就开始实行人口登记管理,暴露之后的同胞恐怕很难躲藏太久。”

  尤里皱了皱眉,突然轻声说道:“……暴露出来的同胞不一定会有生命危险。”

  温蒂闻言投来了好奇的视线:“为什么这么说?”

  “如果是罗塞塔·奥古斯都……”尤里比之前更加压低声音,谨慎地说着,“他更可能会尝试招揽永眠者,尤其是那些掌握着梦境神术以及神经索技术的中层神官……”

  温蒂的眼神微微变化,她听到尤里继续说着:“皇家法师协会完全效忠于他,大魔法师们应该已经找到办法解除永眠者和心灵网络的连接,那个脱离心灵网络的‘告密者’就是证据,而脱离心灵网络的永眠者……会成为奥古斯都家族控制的技术人员。”

  温蒂下意识张了张嘴:“你……”

  “我曾经生活在奥尔德南,而且……”尤里突然露出一丝复杂的笑意,“我对罗塞塔·奥古斯都有一定了解,再加上作为一个曾经的贵族,我也知道一个国家的统治者在面对有助于统治的事物时会有怎样的思路……皇室很快就会发布对永眠者教团的招抚命令,而罗塞塔·奥古斯都会为此安排一系列冠冕堂皇的理由,以消除人们对黑暗教派的抵触,贵族议会将全力支持他——我们会有一部分神官成为奥尔德南各个家族的秘密顾问与幕僚,其他人则会加入皇家法师协会或工造协会,这一切都用不了多长时间。”

  温蒂静静地看着尤里。

  她不懂贵族那一套,但她知道尤里曾经是他们的一员,对方所说的应该不是假话,这些……看来就是帝国上层的权力群体所遵循的规则,以及这套规则运行之下的必然结果。

  “你之前就想到这些了?”

  “在撤离行动开始之前就想到了,”尤里轻声说道,“而且我相信还有几个人也想到了,但我们都很默契地没有说出来——有的人是为了防止动摇人心,有的人……他们恐怕已经在等待奥尔德南的邀请函了。”

  温蒂忍不住咬了咬嘴唇:“……我以为域外游荡者的威慑是足够的……”

  “域外游荡者需要心灵网络来延伸祂的力量,而心灵网络现在不足以承载这份力量——中层及以上的神官懂得技术,他们知道这一点,同时也知道皇家法师协会的实力……即便这中间风险巨大,也有人愿意铤而走险,”尤里慢慢说着,无奈地摇了摇头,“有太多投机者了,而且留在提丰对很多人吸引力巨大——尤其是那些注定无法被‘塞西尔秩序’接纳的人。”

  温蒂一时间沉默下来,在黑暗与寂静中,她听到尤里的声音中带着叹息——

  “分裂是一种必然,温蒂女士,尤其是当我们过度膨胀之后……现在已经是最好的局面了,至少大主教中没有出现叛变者。”

  “我曾以为心灵网络把我们所有人连接在一起……”温蒂轻声叹息着,“但却走到今天这个局面。”

  尤里没有开口。

  几道微光穿过了车厢侧面的狭窄气孔,在黑沉沉的货运车厢中撕开了一条条亮线。

  有几个身影在板条箱之间晃动起来,几只眼睛贴在了那些气孔前,一名主教在不远处低声咕哝着:“外面天亮了……”

  尤里靠近了自己身后的那道缝隙,把眼睛贴在窄缝上,他看到朝阳正从旷野尽头升起,辉煌的日冕正照亮整片平原与平原尽头的山峦,平原上镶嵌的湖泊与河流泛着细碎的金光,近处的草木则在铁路旁飞快地向后退去,连成一片虚影。

  薄雾不知何时已经被阳光驱散。

  “我们正在靠近边境,”尤里立刻提醒道,“注意,这里有关卡——”

  一阵晃动突然传来,从车厢底部响起了钢铁车轮与铁轨摩擦的刺耳鸣响,与此同时,车厢两侧也传来明显的震颤,两侧墙壁外,某种机械装置运转的“咔咔”声瞬间响成一片。

  制动装置正在给车轮加压,车厢外面的斥力机关正在逐一调整极性——这趟列车正在减速。

  “不要紧张,”温蒂立刻回头说道,“我们正在靠近边境哨站,是正常停靠。”

  “我去检查前面那节车厢的情况,”尤里轻轻起身,低声说道,“那里靠近连接段,必须格外小心。”

  ……

  阳光照射在提丰-塞西尔边境附近的哨站上,略有些寒凉的风从平原方向吹来,几名全副武装的提丰士兵在高台上等待着,注视着那辆从巴特菲尔德郡方向开来的货运列车逐渐减速,平稳地靠近检查区的停靠指示线,小站的指挥官眯起眼睛,强行控制着在这寒凉清晨打个哈欠的冲动,指挥士兵们上前,对列车进行常规检查。

  在等待列车开放车厢的短暂时间里,哨站指挥官深深吸了一口平原上的冰冷空气,一边提振着精神一边看向不远处——两座战斗法师塔伫立在铁路两旁,法师塔上硕大的奥术聚焦水晶在阳光下泛着熠熠辉光,几名下级战斗法师和骑士则守在附近的岗哨中,关注着列车停靠的情况。

  他的视线继续向远方移动,越过栅栏,越过一片开阔地,越过边境上的矮墙和另一侧的封锁带,最后落在了另外一座哨站上——那是塞西尔人的边境哨卡,几座方方正正的房屋建筑在水泥平台上,魔导水晶装置漂浮在空地中央,又有几门被称作“轨道炮”的武器安置在围墙顶部,炮口指向高高的天空。

  提丰军官看了一眼已经开始执行检查任务的士兵,随后回过头,从腰间抽出一把小匕首,借着阳光反射在刀刃上,朝塞西尔人的哨站晃动了两下。

  几秒种后,一道类似的反光扫过他的眼睛。

  年轻的军官咧嘴笑了起来,随后收起匕首,走向列车的方向。

  一个留着大胡子、身穿蓝色制服的男人靠在车厢外面,他是这趟列车的车长,一个提丰人。

  “满载的纺织品和炼金材料,”留着大胡子的男人笑着对年轻军官说道,“去为我们的皇帝陛下换些黄澄澄的金子。”

  年轻军官伸出手去:“清单给我看一下。”

  “刚才已经给士兵……”

  军官皱了皱眉:“我还没看过。”

  大胡子男人没办法,只好找出随身的文件,递给眼前的军官:“哎,好的,给您。”

  军官接过清单,随后转过身去,迈步朝着不远处的几节车厢走去。

  留着大胡子的车长则貌似随意地瞥了一眼不远处,突然间,一个隐隐约约的黑点出现在东部的天空中,并如一只飞鸟般快速朝着这边飞来。

  车长眼神一变,立刻转身走向正带着士兵挨个检查车厢的军官,脸上带着笑容:“骑士先生,这几节车厢刚才已经检查过了。”

  年轻的提丰军官看向身旁的士兵:“检查过了么?”

  “检查过了,长官,”士兵立刻答道,“和清单相符。”

  提丰军官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单子,微微瞥了旁边的大胡子男人一眼,随后抓住一旁车厢门口的扶手,一条腿踩在车门踏板上,上半身不紧不慢地探头向里面看去。

  天边那点黑影越来越近了,甚至已经能模模糊糊看出有人形的轮廓。

  “骑士先生,”大胡子男人上前一步,讨好地笑着,“这里面是炼金材料……”

  提丰军官的视线在车厢内缓缓扫过,黑沉沉的货运车厢内,大量板条箱堆积在一起,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别的东西。

  要再把那些板条箱都清点一遍显然太过浪费时间了。

  车长站在车厢外面,带着笑容,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军官的动静。

  他不敢贿赂对方,也不敢做任何言语诱导,因为这两种行为都会立刻引起怀疑——守卫这里的,是黑钢骑士团的预备骑士队员,这些拥有贵族血统且将黑钢骑士团作为目标的军人和别处不一样,是非常警觉的。

  “骑士先生,我们之后还得在塞西尔人那边接受一次检查……”

  提丰军官终于从车厢门口收回了身子,军靴落在地面上,发出咔的一声。

  “说实话,这种就在边境两边却要停车检查两次的过境方式就有些不合理,”军官随口说道,“你觉得呢?”

  “这我可不敢说,”大胡子男人赶忙摆手,“上面的大人物设计这一套规矩肯定是有道理的,我们照着办就是了……”

  “迟早是需要优化的,”军官呵呵笑了一下,“毕竟现在一切都刚开头嘛……”

  “谁知道呢……”大胡子男人摊开手,“反正对我而言,光搞明白我身后这个大家伙就已经让人头晕脑胀了。”

  “行吧,”军官似乎觉得和眼前的人讨论这些事情也是在浪费时间,终于摆摆手,“核验通过,停靠时间也差不多了,放行!”

  大胡子男人顿时露出笑容,绅士般地鞠了一躬,随后转身攀上车厢扶手,下一秒,列车内部的信号铃声便响了起来。

  这庞大而复杂的钢铁机器开始缓缓加速,逐渐离开了提丰人的哨站,越过栅栏与矮墙,越过宽阔的缓冲地带,向着塞西尔境内平稳驶去……

  直到列车越过边境,一名身披黑袍的中年法师才终于降落在提丰人的哨站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