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黎明之剑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治疗”

黎明之剑 远瞳 6244 2021-04-24 22:16

  古老的城市废墟无言地伫立在风中,废土中飞扬起的沙尘被风裹挟,在那些扭曲风化的楼宇和锈蚀的管道钢梁之间拍打呼啸,而在昔日的魔力枢纽站遗址中心,大地仿佛被剜去了一大片血肉,只余下黑色深坑镶嵌在龟裂的大地上,坑底的一团光辉正缓缓涌动,光辉深处,是深蓝网道所勾勒出的空间。

  那是与整颗星球平行存在的庞大动力系统,是星球在宇宙的魔力环境中所形成的“内部循环网路”,这个时代的凡人对它还知之甚少,然而在菲尔娜和蕾尔娜眼中,这庞大神秘的深蓝网道并没有多少秘密可言。

  低沉含混的咕哝声顺着风声传来,菲尔娜抬起头,看到两个如血肉巨人般的畸变体正出现在大坑边缘,他们脚步蹒跚,浑身的暗红色“泥浆”以令人不安的方式涨缩、蠕动,其身体则每隔几秒钟就会发生一次轻微的震颤——这缺乏理智的混沌怪物似乎仍然在抵抗着外来意志的掌控,然而他们的抵抗显然毫无作用。

  一名有着深褐色扭曲枝干的树人站在这两个怪物身旁,他的树冠呈现出盘曲纠结的状态,干枯的枝丫纠缠成了近似大脑的结构,不断有闪烁的光点在那沟壑遍布的“大脑”中游走,强烈的精神脉冲从中释放出来,压制着两个畸变体源自本能的反抗冲动。

  “……真是丑陋的东西。”菲尔娜回过头,随口说了一句,虽然说着厌恶的内容,但她的表情却格外平静。

  “把符文石准备好!”又有一名树人在附近高声喊道,随后那些遍布在大坑周围的、盘根错节的根须便沙沙地蠕动起来,片刻之后,一个巨大的黑色立方体事物便被蠕动的藤蔓和根须运送到了大坑附近,又被运到了那两个正受到控制的畸变体面前。

  那是边长大约两米的漆黑石块,有着相当规整的外形和泛着淡淡金属光泽的外表,它似乎是用多种魔法材料经过复杂加工制成,其每一面的内部都可以看到有散发出淡淡光辉的符文在不断浮现、变动,废土中动荡不休的魔力与那些符文时不时产生交互,每时每刻,都有光影错乱的线条从那立方体的某个顶点散发出来,并渐渐消散在石块深处。

  如果外人看见,恐怕很难相信这样精密的东西是在这样一片废土中“生产”出来的。

  然而即便如此,双子精灵对这“符文石”似乎仍然不太满意,蕾尔娜盯着那块巨大的立方体看了许久,才摇着头一声叹息:“唉,粗制滥造。”

  “够用就行,”菲尔娜微笑起来,“他们能在这样的环境中生产出这样的装置,已经相当不易了。”

  说话间符文石的交接已经完成,两个狰狞扭曲的畸变体巨人从蠕动的藤蔓上抱起了巨大的黑色立方体——那东西显然异常沉重,以至于力大无穷的畸变体都需要合力才能将其稳稳地抱住——随后那站在大坑边缘的树人下达了指令,两个畸变体的身体同时微微震颤了一下,他们发出无声的嘶吼,并终于迈开沉重的脚步,向着坑底的那扇“门”缓缓走去。

  这一刻,哪怕是始终表现的轻松超然的精灵双子,也不由得将关注的视线落在了“符文石”上,她们的目光紧随着两个缓步走向“大门”的畸变体,紧随着那块内部不断有符文游走的黑色立方体巨石,她们看着那东西一点点靠近坑底,看着源自深蓝网道的蓝色光辉透过大门,照耀在符文石的表面。

  下一瞬间,那黑色的沉重立方体便仿佛猛然“活”了过来,它内部所有的符文在同一时间大放光彩,无数之前被隐藏起来的线条在闪烁中建立连接,数十个复杂的魔法阵列在千分之一秒内被激活、重组,空气中劈啪作响,深蓝网道中的纯粹能量似乎击穿了“门”附近的平衡结构,伴随着耀眼的火花骤然闪过,两个负责运送符文石的畸变体瞬间便化为了明亮的火炬,在猛烈燃烧中灰飞烟灭。

  但已被激活的符文石也因此顺势落入了大坑的最深处,落入了深蓝网道所处的空间中——那扇“门”表面荡漾开一圈圈涟漪,在晃动的光影中,周围的树人们只看到那个好不容易才制造出来的魔法装置一边闪烁着光辉一边坠入某道光流中,转眼间便不见了踪影。

  蕾尔娜抬起头,看向了旁边同样紧盯着坑底的大教长博尔肯,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符文石已经安置完成了,大教长。”

  “……很好,算上之前试验性的那个,现在我们已经有了两个控制节点,”博尔肯沉默片刻,才用低沉沙哑的声音说道,“接下来我们还有一百个需要安置。”

  “万事开头难,大教长阁下,”菲尔娜微笑着开口,“我们现在已经收集了足够的数据,又测试了新的开门方式,接下来安置符文石的进度将越来越快——当然,我指的是在废土内部。”

  “是啊……废土内部……但我们要控制的节点可不止在这该死的高墙内,”博尔肯黄褐色的眼珠紧盯着面前的精灵双子,“我们要确保至少七成的符文石能够发挥效果,而废土里面我们能找到的有效节点还不到半数——你们明白我的意思。”

  “当然,您会有机会的,但为了那个机会,您还是要积蓄一些实力才行,”蕾尔娜淡淡说道,“至于现阶段,我们的主要目标还是将宏伟之墙内部能够控制的节点全部置入符文石,这样不论之后的行动是否顺利,我们都将掌握一股足以扭转局势的庞大力量。”

  博尔肯看着眼前的“精灵”,良久才沉声说道:“但愿一切都像你们说的那么容易。”

  ……

  极地呼啸的寒风拍打着城市厚重的高墙,星光夜幕下的冒险者营地却灯火通明,完成任务归来的队伍正前往管理中心,结算一番辛劳之后的收获和“晋升点数”,负责扩建营地的工程队伍则穿过大道,从洛伦大陆直接船运过来的工程车辆碾过道路,魔能引擎的轰鸣声混杂在街头巷尾的人声中——这是在这座新建成不久的城镇里每天都会响起的声音,莫迪尔在这里住了这么多时日,对这些声音早就习以为常。

  “这是个很奇妙的地方,”大冒险家坐在自己小屋的窗户旁,带着感慨对面前的高文说道,“这片土地很荒凉,甚至可以说踏出城门便是险境,废土上什么危险的东西都有,生存是所有人都必须面临的头等挑战,但另一方面,这些建在废土上的庇护所却又充满生机,甚至比洛伦大陆的许多同等规模的城镇还要富有‘活着’的气息。人们把所有关于生存、未来以及平安的希望都倾注在这些坚固的围墙内,并一次次从这里走出去,尝试从荒蛮中夺回文明……每当想到这些,我都会大受触动。”

  “但实际上这些让你触动的人里面一大半都是冲着大发横财来这儿的,还有一些是因为联盟的任务,”一旁的琥珀手中摆弄着一团气旋般的暗影沙尘,一边随口说道,“除了来自圣龙公国的志愿者以及部分援建官兵之外,真正关心‘文明’和‘未来’的只有那些在塔尔隆德土生土长的龙——这是他们的故乡,不是别人的。”

  大冒险家笑了起来,微微摇头:“如果一项事业伟大而充满荣耀,又有无数人为它做出了巨大的付出,那我们又何必深究这项事业背后的每一个名字是否都是无暇的‘圣人’?在我看来,这些人不远万里来到这儿,冒着危险拓展安全区的边界,重建城市与工厂,一个辉煌的文明因他们而有了重新崛起的希望,那不管他们来此的动机是什么,历史中都应该有他们的位置。”

  高文有些意外地看着莫迪尔:“我以为你只是热衷于冒险,没想到你还有如此多的深刻思考。”

  “能得到您的称赞是我的荣幸,”莫迪尔立刻说道,紧接着又挠了挠有些乱的白发,“我这些也算不上什么很深刻的想法,只是在这里生活了一段日子,对这些冒险家和他们的生活方式有了些新的了解罢了……我把自己在这里的经历都记录在了随身的笔记上,准备走的时候交给信得过的人,这样哪怕将来有一天我又忘了在这里的事情,我曾经见证过和思考过的那些东西也可以流传下来……”

  “明智之举,不过如果一切顺利,你或许也就用不上这番安排了,”高文笑了笑,扭头看向琥珀,“准备的怎么样了?”

  琥珀抬起手指在半空中摇晃,沙尘如有生命般在她的指尖缠绕飞舞:“已经准备好了。”

  高文点了点头,看向坐在旁边始终没有开口的维多利亚,后者也几乎同一时间抬起头来,往日里总是冷若冰霜的面孔上此刻也不免带上了些许担心:“琥珀的办法真的有效么?”

  “我这么跟你说吧,我也不能保证自己百分之百就可以阻断你家老祖宗和夜女士神国之间的联系,那玩意儿毕竟涉及到神明,不是说我从夜女士那边偷了点沙子出来就能对付得了的,但我可以保证事情至少不会更糟——而且从理论上,我起码能让这位大冒险家的身体得到一定程度的稳定,即便他仍然会朝着‘那边’滑落,这个过程也会被大大延长,这样我们起码就有了个喘息的机会不是?”

  事到临头,琥珀反而没有像平日里那样自信十足地胡乱开口打包票,而是直截了当地说出了自己能力的限制以及可能不尽如人意的后果,而她这样直白的“交待”非但没有让维多利亚感到疑虑,倒是让这位北境统治者莫名地松了一口气。

  谨慎有度的承诺比天花乱坠的自夸更让人踏实,尤其是开口的还是琥珀小姐——维多利亚可是了解这位情报部长的,在帝国高层中流传着这样的判断标准:当琥珀随口就跟你保证“这事稳了”的时候,你就必须开始考虑事情砸锅的后果,但当她一脸谨慎地表示自己只有五成把握时,这就说明她真的至少有五成把握。

  高文的目光在维多利亚和莫迪尔身上扫过,最后落在琥珀身上,他轻轻呼了口气,对她点头说道:“那就开始吧。”

  琥珀点点头,有了上一次让莫迪尔“配合”的经验,这一次她没有再多废话,对暗影沙尘的感知与控制能力悄然启动,瞬息之间,莫迪尔·维尔德在她眼中便再次变化成了半侧身体都由流动沙尘组成的诡异模样……

  高文与维多利亚一同紧张地关注着这一切,然而他们并看不到那些只有琥珀才能察觉的“真相”,在他们眼中,琥珀只是静静地在莫迪尔旁边站着,抬起手放在老法师身旁的半空,一些若有若无的灰白色沙尘便在莫迪尔周围起伏缠绕,仿佛虚实不定的雾气般旋转着——整个过程持续了几分钟之久,其中具体有什么奥秘外人根本看不出来。

  如果不是已经相互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若是仅凭当年刚刚认识时产生的印象,高文这时候绝对会怀疑这暗影突击鹅是弄了一堆光影特效来忽悠自己,就为了回头骗维多利亚的酒喝……

  就在这时,琥珀突然收回了手,那些在空气中时隐时现的暗影沙尘随之消失不见,她拍拍巴掌呼了口气,脸上露出笑容说着:“好了,搞定。”

  “这就又结束了?”第一个开口的却是作为当事人的莫迪尔,他仍然没感觉到自己身上发生了任何变化,只是有点困惑地看着仿佛刚刚出了很大力气的琥珀,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子,“我还是没什么感觉……”

  “你不会有感觉的,就像你过去的六个世纪也没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哪不对——那‘异变’的力量已经彻底成为你生命的一部分,如你的呼吸和心跳一般不可分割,我对你做的任何‘操作’自然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你肯定不会有感觉,”琥珀看了看这位大冒险家,一脸“我超懂”的表情解释着,“你要真感觉身体上有异常变化那才真坏事了呢。”

  听到琥珀这么说,莫迪尔反而紧张了一小下:“……如果我感觉自己身体有异常变化会怎么样?”

  琥珀几乎没怎么思考便脱口而出:“我会抱着维多利亚的腿让她下手轻点,最好再给一次机会……”

  莫迪尔:“……?”

  “别在意,她一向如此,”高文看琥珀这满嘴跑火车的状态就知道她的操作肯定是顺利结束了,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脸上也不免露出笑容,“起来活动一下吧,确认一下真的没有不适,我们再继续讨论你身上的事情。”

  “嗯,我感觉还挺好的……”莫迪尔点点头,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并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上的关节,但就在这位大冒险家想要再说点什么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却突然一变,眼睛紧接着瞪得很大,直勾勾地注视着某个方向。

  琥珀一看这情况,瞬间就跳了起来,一个滑跪冲向维多利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