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神医娘亲她又开挂了

正文 第14章 人人都在算计我!

神医娘亲她又开挂了 清媛L 4348 2021-04-27 15:22

  她到底是个大人,就算再瘦,再侧身,这进去也有难度啊!

  二狗子脸色变了,他快速抬头,冲着顾元元看了一瞬,突然伸手,把顾元元用力往外推。

  顾元元:……

  诶哟这个熊孩子,果然就是恨不得弄死她啊,果然一顿蛇肉解决不了他们之间的断腿之仇,刻骨之恨!

  这关键时候,是要亲手把她推出去,扔给那群疯狂的村民了!

  顾元元这心,洼凉洼凉的。

  “弟弟,你干嘛,她是娘亲,你别推她。”大丫呆了呆,惊恐的说道……娘亲对她摸头又抱抱最后还亲亲,还给她准备了长虫肉吃饱肚子……娘也绝不会是弟弟说的要吃人的毒寡妇的,娘是好人,大丫喜欢这样的娘。

  顾元元这心,顿时又暖了起来……还好还好,三个里面,总归还有一个不是小白眼狼啊!

  有女足矣!

  “好了大丫,这地方太小,娘也进不去。你们好好藏着,娘去把他们引开。”顾元元一脸欣慰的说,撅着屁股好不容易又从缝里退出去……与此同时,二狗子也快速的从山缝挤出来,“娘,你先进,我推你!大姐,你在里面用点力,拽着点娘。”

  二狗子果断说道,一张干巴瘦的小脸上,满是坚毅的神色,不容拒绝的坚定。

  顾元元:……

  愣了一下。

  唔,所以这个二狗子,并不是想要放弃她,而是想办法把她推进去。

  刚刚洼凉的心,瞬间如同沸了锅的开水一样,滚烫滚烫的。

  娃子们呀,刚刚是娘亲想错了,以后保证不乱想了。

  顾元元眼里带了笑,吸了吸鼻子:“来不及了,你们藏好,娘去引开他们……”

  话音未落,二狗子固执的把她往前推,顾元元“诶诶”叫着,二狗子的声音冷静又沉着:“娘,如果你被他们抓走了,那我们也活不了……”

  一句话,残忍而、又直白的点明了当下的状况,是多么的不容乐观。

  “娘,有你在,你可以打骂我们,可我们总还有家……你要是被抓了,我们连家都没了。”二狗子快速又说,话说得又快又冷静,用他一直都不强壮的手臂,死死的抓过顾元元,往山缝里面推去,“娘,快点……我推着你,一定能进去的!”

  顾元元:!!!

  满心的震惊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了。

  如果说,她之前以为这二狗子顶多心智通透,异于常人……那么现在,这已经不但但只有这些了。

  这孩子,冷静,睿智,是个天才,再有人加上引导,将来的成就,必定不低!

  “行!”

  顾元元不是拖泥带水的人,一旦想透,马上付于行动,侧了身,努力往进挤,大丫在洞里面用力的拉,“娘,用力!”

  三丫也跌跌撞撞跑过来,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在黑暗中看不明白,可一双软糯糯的小手也摸索着抱住顾元元的腿用力的往进拖。

  呵!

  她顾元元发誓,此生如果不活出个人样来,她就算白来一回!

  “娘,吸气,收腹!”二狗子冷静的声音快速说道,顾元元哭笑不得……照办!

  用力吸一口气,肚子一收,屁股一缩……二狗子低低一声吼。

  “噗通”一声,总算是连摔带爬的滚了进去,二狗子一喜,连忙一个闪身,也挤了进去。

  狭窄的小山缝里,娘四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呼吸都放到了最轻。

  几乎是同时,洞口火把亮起,二流子声音叫道:“到了到了就是这里……看,洞口还有脚印呢,那小寡妇果然是在这里。俺刚刚就看到她们在吃肉,也不知道偷的谁家的鸡崽子……”

  想到那香味,二流子的口水都下来了。

  这村里的人家都穷啊,谁家有个鸡,不是当宝贝一样的伺候着?就盼着每天下个蛋吃呢!

  现在倒好,顾元元她不止偷汉子,她还敢偷鸡?

  一群人愤怒了起来:“这个无耻的贱女人,俺说最近家里的鸡总丢,原来都是被她给吃了啊。”

  “她一个小寡妇,也不是这村里人,一个人带着仨孩子,居然还没饿死,果然都是偷的……手脚不干净的贼娘们,等抓到她,看俺怎么收拾她!”

  “那杨氏,你倒是说句话,你们家的贼媳妇子,偷东西这就没事了?不得,得赔!俺家昨天丢了两只鸡呢!”

  “还有俺家,俺家丢了半床旧被子。”

  “俺家丢衣服了……”

  “俺家的锅碗都丢了……”

  吵吵嚷嚷的声音激动愤怒的说着,把噼里啪啦的雨声都盖了下去。

  里正被吵得脑袋都疼了,手中拿着上山的拐子猛的往地上跺跺跺的用力敲了几下,生气的道:“安静!安静!不管谁家丢了嘛,今天都有个说法的!”

  里正在村里的威望特别的高,他一开口,刚还嚷嚷的村民都不说话了,里正挺满意村民对他的尊重,一手捋着胡子,又点点头,大声的说:“杨氏,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因为十文钱上山来帮杨氏抓那逃家的贼媳妇子,里正还是比较满意的。

  一文钱能买两个鸡蛋,这十文钱就是二十个鸡蛋啊……里正美滋滋的摸着胡子,没有白来一趟。

  杨老太岁数大了,这大半夜的冒雨上个山,也累得差点撅过去。

  现在好不容易摸到山洞口,她早一屁股滚了进去,老腚坐在地上,喘得跟个老牛似的,这会儿说啥都不想走了。

  却乍听里正问她咋办,杨老太一惊:“咋的?还想让俺赔不成?”

  直接又“呸”了一口,叉腰骂道:“俺绝了个死赖!你说那贼媳妇子乱偷东西,有啥证据吗?没证据的事,凭嘛让俺给说法?有本事,你们把那贼媳妇子拿了,让她吐了口认了,她自己赔!关俺什么事!”

  这不是在寻她开心的么?!

  这大晚上的,为了找人,她十文钱都许出去了,现在人还没找到,还想咋样?

  想让她赔东西,做梦!

  “杨氏,这话不能这么说,谁让你家娶媳妇招了个贼进来?你家杨老三是没了,但媳妇也是你家的人呢!”村民有点不高兴的说。

  这年头,谁家都没有余粮,丢个东西能心疼死。

  二流子起哄:“就是啊,我说杨老太,你也忒不地道了,你总是不想赔的话,那俺就怀疑,你跟你家媳妇子是一伙的,你媳妇子偷了东西就孝敬你了,要不然,你们家那宝儿也不能吃成那胖啊,那指定是没干啥好事,偷了鸡才吃肥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