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神医娘亲她又开挂了

正文 第23章 这可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神医娘亲她又开挂了 清媛L 4367 2021-04-27 15:22

  飞起一脚,把扑过来的齐氏踹倒在地。

  这力度,跟当初在山洞里踹开杨老太的动作,有异曲同工之妙,唯一不同之处,就是踹杨老太的时候,比较费劲……齐氏明显长得瘦点,踹起来无压力。

  齐氏痛叫一声,手中破菜刀“哐当”落地,整个人踉跄向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倒在地上,疼得眼泪都出来了,破口大骂:“小贱人!狐狸精!杨家娶了你这个绝户玩意,早晚得死光!”

  一拍大腿,连哭带嚎着:“快来人哪!救命啊……姓顾的小寡妇杀人了啊!她要毁了俺们杨家啊,这作死的贱玩意,她凶的很哩……快来人哪,快报官,把这个小娼妇抓起来!”

  “咦?娘你怎么了?有人打你了吗?”宝儿手里抓着一只热乎乎的鸡蛋横冲直撞跑进门,一眼看到齐氏哭得亲娘老子的狷骂,下意识把鸡蛋往背后一藏,贴着墙根走,“娘,你嚎成这样,奶是死了吗……”

  正躺在屋里炕上哼哼唧唧的杨老太一直听着外面的打闹,却没想竟听到宝儿这话,一口气没上来差点给气死。

  冲着门外吼一声:“杨宝儿!作死的你个小兔崽子,你给俺滚进来!”

  宝儿“哇”的一声怪叫:“奶,你怎么还活着呢……”

  屋里“啪”的扔出一只破鞋,杨老太跌跌撞撞从炕上跳下来,光着一只脚,抄手拽了笤帚疙瘩跑出来追赶宝儿,往死里打:“小兔崽子!白眼狼!奶白养你这么大了,你敢咒奶去死……”

  “奶,俺没有俺没有……是俺娘说的,奶都这么大岁数了,老不死的……”宝儿边跑边喊,杨老太又气个倒仰,转手拿了笤帚疙瘩冲着摔地上还没爬起的齐氏又冲过去,“贱皮子的媳妇子,你敢背地里骂俺……”

  打得齐氏嗷嗷乱叫,又不敢躲,只拼命双手护头,又哭又闹:“娘啊,俺错了,俺错了,俺以后再也不敢了……俺还有宝儿呢,俺是宝儿的亲娘,你打死俺了,宝儿没娘了咋办啊。”

  现场一阵鸡飞狗跳的乱。

  隔壁墙头都爬了不少脑袋,津津有味的磕着瓜子看热闹,谁也不会出面拉架。

  啧!

  这还真是热闹。

  顾元元冷眼看着这婆媳俩打成一团,心里这口气咽不下去!

  齐氏敢骂她?

  左右一看杨宝儿手里还拿着鸡蛋呢,顾元元冷笑一声,跟三个孩子说:“大丫三丫二狗子,想不想吃鸡蛋?”

  三丫眼尖,早就看到了杨宝儿手里藏着的鸡蛋,一听娘亲说这个,立马用力点点小脑袋,黑漆漆的眼睛里全是期待。

  大丫也睁圆了眼睛:“娘亲,鸡蛋好吃吗?我从来没吃过鸡蛋。”

  二狗子沉默一下,想了想鸟蛋的味道,同样小声的说:“娘,宝儿的鸡蛋应该是偷的……”

  偷来的鸡蛋,他们哪里敢吃?

  “呵!在他手里是偷,可到我们手里,就不是了……”顾元元眨了眨眼,指了指左右墙头,“都看到了吧?这么多人都看到宝儿手里的鸡蛋了,那到时候也怪不到咱们头上……”

  别怪她黑心,谁让那齐氏不是玩意的左骂一句右骂一句的,当她是摆设吗?她一个大活人站在这里呢,要是没点反应,可真白活这一场!

  你敢骂,我就敢给你弄个黑锅背!

  “来,都听娘的……”

  娘四个围成一群,嘀嘀咕咕。

  大威收着翅膀,昂首挺胸,站得跟只座山雕似的。

  围墙的村民纷纷惊讶的看过来:“呀,那是一只大老鸦啊,那样子好凶……”

  “可别指它,听说这大鸦很邪门,白天指了它,晚上就会被它叼瞎眼珠子……”有人连忙把眼睛闭上,有人赶紧侧过了头不敢再看大威。

  大威:……

  要气死!

  它是鹰,是鹰!

  才不是什么黑不溜秋的傻二杆子老鸦!

  那破玩意配跟它相提并论么?!

  一双利眸越发睁得怒威。

  一时间,经过大威那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死亡瞪视之后,墙头的人,瞬间走了个净光。

  杨家院子里,齐氏早被杨老太打得气喘吁吁,哭都不敢哭了。

  杨老太上次扭了脚,后来又被顾元元踹了心口,这会儿也摊院子里累得动不了……婆媳俩瞬间变成难姐难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闷着生气,一个明着生气。都气不顺。

  “杨宝儿,你过来,婶婶问你个事。”

  顾元元站在院子里笑眯眯叫了一声,杨老太这才忽然发现,“诶?你这个贱皮子,你还敢回来……”

  话是如此说,可眼底瞬间冒出的精光,活脱脱像是狼见了肉一样的发绿。

  三个孩子都吓了一跳,二狗子想起之前的事情:“娘,奶是不是还想要卖你?”

  之前在山洞的时候,他们也都听到了,奶想把娘卖给村里的二流子杨瓜瓜,许了十两银。

  “呵,你奶挺有想法的,不过她也得有这个本事才行……”顾元元笑眯眯的说,抬手摸了摸二狗子脑袋,以示嘉奖,“真乖,知道心疼娘了。”

  一句话,二狗子顿时红了脸,却假装镇静的退到一边。

  娘的手……好温暖。

  “你才不是婶婶,俺娘说了,你就是个狐狸精,小贱皮子,生下来就是勾引男人,被男人干的……”宝儿已经藏好了鸡蛋,这会儿从齐氏房里跑出来说道,整个纨绔恶霸形像,从小就见雏形。

  顾元元一听就怒了:“呵,这可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你瞧你这个损色,你以为你刚刚偷别人家鸡蛋,我没看见吗?说,你藏哪儿去了?你要敢不说实话,我就报……报官!”嘴一瓢,差点说成了报警。

  啧,到底还是没有太习惯这身份。

  “啊,你怎么知道……”宝儿脱口而出,又连忙伸出胖手捂住自己的嘴,一脸惊慌,“不,不是,不是俺偷的,俺没有……”

  齐氏刚还不以为意,以为这姓顾的狐狸精能翻出什么风浪?

  这会儿见顾元元突然就把偷鸡蛋这事扯出来了,心里“咯噔”就是一下,生怕儿子这没把门的破嘴再说出偷银子的事,连忙从地上挣扎爬起,气急败坏道:“顾元元你胡吣吣什么?!俺儿子什么时候偷鸡蛋了?你冤枉俺儿,你胡说八道!”

  一蹦三尺高,唾沫星子乱蹦。

  顾元元被“人工降雨”喷了一脸,恶心透了。

  你大爷!

  今儿不让你背个大黑锅,都对不起你这场人工降雨!

  余光一瞄,三个孩子并一只大威已经悄悄去了厨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