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神医娘亲她又开挂了

正文 第37章 被绑在了柴房

神医娘亲她又开挂了 清媛L 4022 2021-05-07 16:56

  砰!

  后脑勺重重一疼,顾元元向前踉跄了两步,一头扎在地上,昏了过去。

  三个孩子顿时慌了,手里的包袱扔到一边不要了,扑上来“哇哇”大哭着:“娘亲,娘亲你醒醒。你不要死啊,你醒醒。”

  二狗子红着眼睛,像个小狼崽子一样扑向刘氏:“你杀了我娘,你杀了我娘……”

  老大媳妇刘氏手里拿着棍子,直接把二狗子也打了一棍子,骂道:“狗东西!俺什么时候杀你娘了?俺有力气,俺没打死她!”

  杨大从厨房里窜出来,见状吓了一跳:“你疯了吗?真这么打,万一打死了怎么办?”

  刘氏怕自家男人,连忙说道:“不会的不会的,俺只是打晕她,娘说了,她值十两银呢,俺可舍不得……”

  “都晕了,还等什么?赶紧把这狐狸精绑起来,先关后面柴房去……二流子说了,他明天一早就凑够十两银,就把她卖了!”杨老太连忙说道,生怕被人看见,也暂时没顾得上搜顾元元的身。

  杨大答应一声,连拖带拽把顾元元先弄去柴房,三个孩子太哭闹,刘氏跟齐氏合力,发了狠的把三个孩子也绑了起来,一并扔到了柴房。

  齐氏捂着肚子狠声道:“这娘四个没一个省油的灯!”

  唉哟,打的她这个狠哪,疼死了,转头跟杨老太说:“娘,不是说要把大丫卖到大户人家做丫头吗?还有三丫,二赖子也不嫌她小,就算不会说话,当个童养媳也行,反正能用。”

  “那还有二狗子呢,那是个狼。”刘氏想到刚刚二狗子扑上来的那种狠劲,就忍不住打个颤……小兔崽子也不能留!

  “卖了做童工吧!”杨老太目光一闪,假惺惺说道,“咱老三走得早,按说留下三个种,也都是咱老杨家的根……可,他瘸着一条腿能干什么?再说咱家也穷,养不起这么多人口啊……”

  “就是就是。”齐氏接话,“还是娘心善……”

  刘氏已经去翻腾三个孩子扔在地下的包袱,刚翻开眼睛就直了:“诶哟俺的娘哎,你们快来看看,这小寡妇是哪儿发了财,居然有这么多衣服?还有,还有这么多点心?”

  这点心的样式,她见都没见过,闻着就香!

  忍不住伸手要拿一块吃,齐氏扑过来,一把抢起来就走:“别想!俺宝儿将来要做大官的,这都是俺宝儿的……”

  刘氏顿时气得脸都绿了,可一看杨老太也明显默许的样子,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心里骂道:做大官做大官,字都不识一个,做个屁!

  倒是一股脑把剩下的包袱全收拾了,打算要抱走,杨老太咳了一声:“老大媳妇,把东西留下!俺还没死呢,你这眼里就没俺了?”

  刘氏:……

  刘氏咬咬牙,不甘不愿的递回来一个道:“娘,这三个包袱呢,你留一个,俺要两个可以吗?俺家男人衣服也破了,俺想给他做件新的……”

  “不行!有俺活着,哪有你说话的份?”杨老太拉长着脸骂着,,杨大从柴房里窜出来,一巴掌拍过去,也骂骂咧咧道,“连个蛋都不下的蠢娘们,还敢顶嘴?把这些都给娘!”

  这是刘氏的短。

  她进门多少年,肚子从来没个动静……她头都快抬不起来了。

  红着眼睛把东西又递回去,杨老太满意的收了所有的包袱,紧紧抓着回屋,杨大连忙跟着进去,想着柴房里的顾元元,眼睛就跟着闪了闪:“娘,俺有事跟你说……”

  杨老太自然知道他琢磨什么,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拉着脸:“进来说!”

  娘俩进去,“砰”的把门一关,杨大急切说道:“娘,明天那二流子就来了,今天晚上俺就想……”

  杨老太“呸”了他一脸:“瞧你那点出息!十两银子不好吗?等二流子拿了银子来,你把刘氏休了,俺再花二两银给你娶一个,这不还赚的吗?”

  “娘!”杨大跺脚,“可,可顾元元还是个黄花大闺女,俺刚刚还摸……摸了她的手,很软的,俺,俺喜欢的很!”

  “俺绝你个死赖哟!你就是看上她的狐狸精样了……那就是个克夫的货啊!”杨老太气得想嚎,可想到刘氏还在外面,她连忙又把声音压低,绝不能让刘氏听到。

  杨大咬唇,坚持道:“娘,俺这辈子就想要她……您就应了俺吧!十两银,俺去赚。俺赚的钱,以后都给娘!这还不行吗?怕顾氏克夫,那俺就不娶她,咱家地窖把她关起来,只让她生孩子……”

  到底是自己亲儿子,杨老太心软了:“可是十两银啊……”

  “俺说了,俺去挣。他二流子能挣到的,俺也能挣到。再说了娘,那二流子什么玩意?坑蒙拐骗什么不敢?万一他是偷的别人家的银子,到时候事发,被人抓了,那十两银再起了赃银,娘到时候还不是人财两空?”杨大绞尽脑汁,最后一句话,终于把杨老太惊醒了。

  连连说道:“俺儿说得对,那二流子万一是偷的银钱,到时候别再连累了俺……那,那行吧,你要是真喜欢那小寡妇,你晚上就去……”

  娘两个在房里嘀嘀咕咕,外面被刘氏听了个正着。

  她脸色发白,想哭,又不敢发声,不哭又憋得难受……终于,无声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痛死俺了啊!

  没想到,男人还想着要休了她,婆婆也同意。

  都是因为她这肚子不争气,肚子不争气啊!

  刘氏捂着嘴,跌跌撞撞回了屋,一头扎在炕上,心里有事,加心头憋屈,一下子就病倒了。

  柴房:

  顾元元还晕着,三个孩子倒是没晕。

  只是嘴里堵着东西,呜呜有声的流着泪,二狗子往前蹭了蹭,又蹭了蹭,伸脚踢着顾元元:娘亲,醒醒!醒醒!

  也不知道刚刚杨大是出于紧张,还是出于赶紧同杨老太商量的想法……他也没想起来去搜顾元元的身。

  要不然,身上那些碎银子,怕是要被搜走的。

  不过,关键是娘四个这身上的衣服也太破了吧,破的一眼看得清楚,好像也藏不住什么东西。

  二狗子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娘亲之前讲过的,三十六计……他一定会想到办法的!

  “哐!”

  柴房的门打开,杨大一脸喜色的踏进来,这破风漏雨的柴房也就墙角那块遮着点房顶,杨大看了一眼这地儿,觉得还可以,忍不住挫着双手,兴奋的道:“弟媳妇,俺,俺今天就跟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