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神医娘亲她又开挂了

正文 第9章 老母亲努力找活路

神医娘亲她又开挂了 清媛L 4800 2021-04-27 15:22

  二狗子迟疑一下,想说好吃,但……又想到被顾元元打断的这一条腿,他目光沉了一下,没说话,伸手接过了第二串。

  顾元元:……

  一肚子吐槽就不能说:熊孩子,光吃不谢白眼狼啊。

  翻个白眼,努力认真做好老母亲这个角色,把手里的肉串递给他,顺便叮嘱一句:“慢点吃,别烫着。”

  她只是随口一说,二狗子拿着肉串的手一抖,脸色更加难看了。

  大丫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好羡慕弟弟:“娘对你真好。”

  二狗子看了一眼去洞外找雨水的顾元元,冷静的很:“万一是跟山上的那个毒寡妇一样,把咱们养肥了,然后杀了吃肉呢?”

  传说中,杨家村里有个禁地,禁地里有个特别大的大黑蛛蛛,叫毒寡妇,据说长得比人还大。

  毒寡妇猎食就是这么干的……大点的猎物,毒寡妇当场就吃了,小点的就养起了,养胖了之后,再饱餐一顿。

  大丫吓得差点哭了,脸色白了白,看着手里的肉串,真是一点食欲都没有了。

  二狗子:……

  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打个比方。

  可,他也是没办法。

  他是这里唯一的男子汉,要想办法给姐姐妹妹找一条活路才是。

  迅速看一眼洞口正在喝雨水的顾元元,低声说:“大姐,娘是变得有点奇怪,我们都小心点。”

  “好的我知道了。”大丫点头如捣蒜。

  姐弟三人中,弟弟最聪明了,有时候大丫都比不上,更别说三丫了,三丫才是真正的什么都不懂。

  “你们两个嘀咕什么呢?大丫,二狗,肉串还有一些,别都吃完了,给三丫留点。”顾元元也不是不饿,只是……蛇肉看着虽多,可去皮去内脏,然后又这么烤下来,也并没有多少。

  她一个人就能吃完。

  可这事不能干,她跟原主不同,她是有理想有善心的四有好青年,怎么也不能再苛待这三个孩子了,干脆……吃了两串不饿就算。

  可是,这一点蛇肉,顶多这一晚是可以饱肚子了,那明天呢?

  顾元元看着洞外的暴雨依然没有停歇的念头,瞬间觉得自己可怜的不行,谁能想到,她居然也会有为饿肚子发愁的一天?

  吃了上顿愁下顿的日子,就从现在开始了。

  哦不!是已经开始了。

  然后,顾元元也是真不知道,就她转身喝个雨水的功夫,她刚在大丫这里树立的“好娘亲”形像,就被某个腹黑的便宜儿子三两句给败光了。

  “娘亲,我不饿,我可以把省下来的肉,给三丫吃吗?”大丫咬了咬唇,还想着毒寡妇吃人的事,她把三丫放在地上,小心翼翼走到顾元元面前,几乎是讨好哀求的说,“娘亲,三丫还小,她还不会说话,她已经饿很久了……”

  二狗子也低着眉眼走过来,却是倔强的不出声,只用一双黑漆漆的目光看着她。

  那目光又黑又冷,里面还有不懂得掩饰的恨意。

  顾元元:……

  想要做好这个娘,任重而道远啊!

  不过,谁说大丫心眼比二狗子少了?

  这不暗戳戳指责她,三丫不会说话的根本原因,还是被她顾元元给毒哑了的吗?

  大丫,也是个腹黑的娃!

  “可以。不过大丫怎么会不饿呢?你瘦成这样,也要多吃。娘不饿,娘刚刚喝了一肚子那啥,这会儿可饱了。大丫乖,你跟二狗子一人再吃几串肉,剩下的给三丫留着,等她醒了吃。”顾元元和蔼说道,伸手摸了摸大丫的脑袋,大丫身子僵直一瞬,就缓和了下来。

  二狗子紧张的看着,见没事,这才松一口气。

  顾元元假装没看到二狗子的戒备,摸着大丫脑袋:“怎么真跟个黄毛丫头似的?大丫,等一会儿,娘给你拢拢头,也给你扎个漂亮的小辫。”

  既然来了,顾元元就想好好活着。至于这三个心有恨意的孩子,顾元元也相信,终有一天,他们会彻底的接纳她这个“重新做人”的好娘亲。

  “轰!”

  天空又一个霹雳落下,如同炸雷响在耳边,顾元元吓了一跳……也借着这电闪火光的瞬间,她看到了洞外那高高低低如同魔鬼藏伏一般的林子,好像还有什么人影闪过,跟鬼一样。

  顾元元忍不住就向后退了一步,寒毛直竖。

  诶哟妈呀!

  这个地方……入了夜怎么这么凶呢?

  再加上暴雨不断,莫名就有种阴森森的气息直往骨子里钻。

  顾元元瞪圆了眼睛,果断转身就往洞内走,顺便一手一个,把三丫跟二狗子拽了回去以壮胆。

  洞里的火快灭了,二狗子放开了她的手,瘸着腿跑到洞里面,抱了一把干柴出来,又慢慢的燃着火,火光跳跃,照耀着娘俩或大或小的脸庞,一大两小,显得还算精神。

  看来,那蛇肉是顶上用了,肚里有肉,干劲才大。

  “啧”了一声,顾元元道:“吃饱喝饱才是头等大事……大丫,二狗子,你们记住,长虫这东西也就跟鸡鸭鱼一样,都是能吃的。至于说什么家仙,那都是假的,不能信。明白了吗?”

  她一个无神论者,诡异的穿到古代,这本事就是一件用科学解释不清楚的事情,不过……顾元元还是无神论。

  家仙?

  家仙若真有灵,也不至于把三个孩子饿成这样!

  在她眼中看来,只要能吃的,都要落肚为安。

  “娘,我知道了。”大丫多了一份心思,连忙乖巧答道。

  见二狗子不说话,大丫又连忙扯了扯他破袖子,二狗子生硬的说道:“娘,知道了。”

  总算是憋出来一个屁。

  顾元元乐了。

  二狗子性子这么阴沉,她还偏要想逗逗他,抬手指着那破锅破碗说:“二狗子,你很本事啊……你跟娘说说,这破锅破碗,你是什么时候藏到这里来的?保不齐这洞里的干柴,也都是你藏的吧?”

  大丫一呆,猛的转头去看二狗子,二狗子眼底有慌乱一闪而过:“我,我……”

  见状,顾元元也呆了。

  不是吧?她只是随口一说,还真是二狗子准备的?

  那这孩子还真了不得,未雨绸缪,本事贼大了……或者说,这是打算在弄死她之后,就带着大丫三丫逃到山里来?

  还别说,顾元元真猜对了。

  二狗子也吓坏了……他再多智,骨子里也只是个孩子,隐秘的事情突然被戳破,此刻,他只剩下了慌乱。

  “娘,你别打弟弟。不是弟弟,是……是我做的,娘,你打我,别打弟弟。”大丫扑了过来,虽然她怕得全身哆嗦,可还是把二狗拼了命的护在身后。

  “大丫你一边去!刚刚你那乖是装的吗?”顾元元冷笑一声,故意板着脸说,“一人做事一人当!我知道这事不是你干的……杨二狗,你说实话,这山洞里的东西,到底怎么回事?!”

  她就奇怪嘛,这出去一趟弄个破碗,出去一趟又弄个破锅……杨家村这么穷,就算真破了也是舍不得扔的,怎么就偏偏给他捡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