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神医娘亲她又开挂了

正文 第11章 腿断了,一耳光抽死你!

神医娘亲她又开挂了 清媛L 3808 2021-04-27 15:22

  在这个暴风雨的夜,干燥的山洞里其乐融融,母子四个难得的天伦之乐。

  可在山脚下的杨家村,杨老太眼见进门的杨老大说顾元元没找着,那三个拖油瓶也不见了,顿时气得把要糖吃的宝儿狠狠扇了一个耳刮子,然后在宝儿哭天抢地的哭叫声中,一屁股坐地拍腿大哭:“哎,俺好苦的命啊!娶个儿媳妇是个克汉子的贱货,手脚不干净,还偷俺钱,现在还跟跟野男人跑了……诶哟俺的五两银子啊,俺的布面啊!这就白给了那个骚蹄子……诶哟,俺心口疼啊,俺活不下去啦!”

  宝儿挨了打,也哇哇哭着:“娘,奶打俺,奶她打俺。”

  杨老大一身雨水,进门蹲在墙角不吭声……咋吭?

  反正也不是他儿子,打就打吧!

  其实内心里还有点隐隐的期盼:再打狠点,把这个宝儿打死了才好!省得娘一天到晚老是骂他们两口子连个蛋也生不出来。

  想到这里,杨老大看着同样窝在一边不出声的刘氏,顿时又气不打一处来,黑着脸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连饭都没有,想饿死你爷们啊!”

  不下蛋的母鸡,要她做甚?!

  “诶哟哟俺的宝儿啊,这是谁打你了?你奶打你啊,这为啥啊!”齐氏听到哭声,扔下厨房一堆事不管,冲进来就护着自己儿子,着急的说,“娘,你这是咋了嘛!俺儿子可是咱杨家唯一的根,这要是打坏了,以后谁给咱的老杨家传宗接代?”

  一看宝儿脸上那火辣辣的五指印,齐氏更把老大也恨了,埋怨道:“大伯哥,你也不管管这事,就看咱娘打宝儿吗?不是俺说你们,以后你们要生不出孩子来,还不得俺宝儿以后继你们大房的香火?”

  一句香火,把杨老大给气得够呛。

  杨老太“啪”的一拍腿:“你给俺闭嘴!你一个媳妇子,轮得到你胡吣,跟大伯哥这样说话?!”

  “娘,俺,俺不是这个意思……俺说的都是真的嘛。”齐氏脖子一缩,到底有点怕杨老太,可依然不服这口气,仗着自己生儿子有功,屁股一扭,跟宝儿说道,“宝儿,跟娘回屋里,娘给你好好看看伤,万一打伤了,俺宝儿以后还怎么考状元,当大官?”

  腰一扭,扯着宝儿回去了。

  见状,杨老太又气得差点撅过去:“老二媳妇你这个黑心肝儿,你敢跟俺这样说话,俺儿回来,俺让他打死你!”

  杨老太心口疼的直抽抽:“天哪,俺的命怎么这么苦啊,俺的五两银子啊……”

  正哭着,外面一道人影飞快的冲进来:“老嫂子,出事了,出事了……”

  杨老太“呸”的一声,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胡吣吣啥呢!你会不会说人话?不会说话就堵上你的嘴。俺家好的很,能出啥事?”

  冲进来的人影,是五十岁的老光棍二赖子。

  二赖子进门就拍腿:“老嫂子,你先别骂俺,俺能骗你吗?就是宝儿她爹,铜柱借了牛车不是去镇子上吗?刚刚俺回来的时候,看到路边有辆牛车翻了,俺胆大,俺就去看了看,就是铜柱啊!他现在全身都是血,腿都给牛车轧断了呀。”

  二赖子描述得相当有画面感,杨老太眼前一黑,差点又晕过去。

  杨老大窜过来,使劲的掐人中:“娘,你先别急,俺去看看……”

  一扭头再次冲了出去,杨老太被掐得人中都出血了,这会儿也顾不得疼,哭着喊着就往外跑:“俺的铜柱啊,你可千万别有事,你有了事俺可怎么活啊……”

  这时候,又得说说杨家的情况……这杨家老爷子死得早,杨老太也是当寡妇把这几个孩子扯扯大的。

  杨老大叫杨铁柱,老二杨铜柱,轮到老三,想着日子越过越好,叫了个杨过。

  可偏是杨过死的早,杨过娶的媳妇子还骚得很不省心,家里过的也是挺紧巴的……然后,这种紧巴,到现在已经彻底的化为灾祸了。

  “娘,娘这是怎么了?宝儿他爹咋的了?”齐氏听到喊声,连忙一掀帘从屋里窜了出来,嘴里还偷吃了宝儿的鸡蛋,噎得直打嗝,眼珠子都泛白。

  还好杨老太这时慌得不行,没顾得上齐氏这个偷嘴的,一边往外哭天抢地的跑,一边喊:“俺儿啊,腿断了……”

  齐氏眼一黑,也跟着腿都软了。

  好不容易把嘴里的鸡蛋咽下去,手一抹嘴,跟着往外跑,可跑了两步又呆住,忽然扭头三步并两步冲到了杨老太的房间里,利利索索从炕洞眼里抽出砖块,把一块用破布包着的一锭碎银,几十文钱,全部都拿走了。

  出来的时候,宝儿哭着找娘,见到齐氏怀里鼓鼓囊囊的,就叫着:“娘,你偷奶钱了?”

  齐氏一慌,直接把宝儿推进了屋:“别瞎说!娘偷了奶的钱,你千万不要乱说,要不然,以后都没肉吃,也当不成大官了,知道了吗?”

  小胖子懂,用力点头:“娘,俺不说,俺再去偷点……”

  齐氏一脸欣慰:“俺儿就是聪明……你在家里待着,娘去看看你爹。”

  这才转身又冲进了雨中。

  齐氏到底年轻,跑得快,不一会儿追上了杨老太,然后相互扶持着到了村边的路上,果然见那边路上已经围了不少人,杨老太挤进去一看,“嗷”的一声又要抽过去,齐氏眼疾手快:“娘,别晕,别晕……”

  一急,重重给了杨老太一耳光,杨老太激灵一下醒过来,就见杨老二全身都是血,正被人从牛车下面抬出来。

  两条腿在半空晃着,跟软面条似的,人倒是还活着,就是疼得说不出话了。

  搭着牛皮伞赶过来的里正一见这情况,心就凉了,摸着胡子说:“赶紧请郎中吧,这伤得可不轻啊。”

  然后,齐氏“哇”的一声就哭了:“宝儿他爹,你可千万要挺住啊,你要真就这么去了,你扔下俺们娘儿俩可怎么活啊……”

  听听,听听这哭的是什么?

  杨老太气不打一处来,一伸手,狠狠一个耳光抽过去,骂道:“呸!俺绝你的死赖!俺儿活得好好的,你这个扫把精,丧门星,你再给俺胡说八道,俺就休了你!”

  现场乱得很,哭的哭,叫的哭,乱成一团。

  恰在这时,有人从山上冲下来:“杨老太,你们家的三媳妇子,俺刚刚看到上山了啊,还吃着肉,可香了嘞……”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