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挂机开局的我只想单身

第235章 化道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挂机开局的我只想单身 www.2020e.top 小马读书网”查找最新章节!

  抬头望天,晴空万里,没有什么特别,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赵周却觉得这一切似曾相识。

  展开神识,神识如水银坠地一般,向着四面八方倾泻,转眼间就笼罩了数百里方圆。在这数百里方圆内,无论大小,无论动静,一切尽在赵周的感知之内,虽然不如亲眼见到清晰,但是也分毫毕现。

  突然,赵周的目光一凝,扭头看向一个方向,在那里,他“看”到了一群人,在这片广大的森林内,唯一的一群人!

  这里,貌似是人迹罕至之地,除了各种动物,植物外,并没有人类的存在。但是现在看来,这个世界是有人的,并非蛮荒世界。

  看到人,身为人的赵周,自然而然的心中涌现一股亲切。紧接着,则是一股戒备之心理。

  不过,想到自己现在那挥手间可撕裂大地,踏平山峰的力量,想到自己现在转念间可“监控数十万平方公里的神念,赵周的戒心瞬间消失,转而变成了纯粹的亲切。

  下一刻,赵周跑动了起来,初始之时,只是普通人的速度,随后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带起了风,带起了风暴,然后风暴又消弭与无形。

  在跑动中,赵周逐渐掌控了自己现如今强大到过分的力量。

  然后,他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时,已经是数千米之外。

  这不是速度,而是神通!

  他成为元神境修仙者后,上天赐予的本命神通!

  他不知道这是任何一个实力达到元神境后的修仙者都有的,还是他独有的,系统并没有提示,但是他知道,这,很方便,很强大!简直就是逃命的不二之选!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印象中,他似乎从来没有用过它逃命。

  唔……赵周摇摇头,是幻觉吗?明明是第一次用这名为“缩地成寸”的神通,但是为什么他的脑海中却会冒出来“曾经”二字?

  赵周距离那群人类,足足有数百里,那群人正是出现在他神识笼罩的边缘的。而这段距离,足够他熟悉现如今强大到非人的肉身力量与更强大到宛如神魔的体内能量了。

  所以,当赵周来到那群人附近时,是悄无声息的。

  赵周隐在暗处,看着那群人,这是一群猎户打扮的人,全员男人,没有女人,且都是年纪在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的青壮年。

  这附近,有一个村寨?

  赵周展开神识,然而却没有发现。

  奇怪。赵周心中疑惑,难不成,这个世界这么的地广人稀?打个猎都要跑几百里不成?

  还是说,这个世界的人,身体都非常强壮,能够把几百里当成几里路走?

  但是看上去也不像啊。

  赵周瞅着那群似乎正在搜寻什么的猎户们,他们中看上去最强壮的一个,赵周感觉他也能够轻松捏死,还是不用任何能量的情况下。

  上去问问。

  赵周心中这样打算,反正他比对方强很多很多,也不怕遇到坏人。

  赵周从隐身之地走出来,正好出现在对方的必经之路上。

  然后他等着,心中默念:三,二,一。

  哗啦。

  一名猎户扒拉开一层高大的灌木丛枝叶,出现在了赵周面前。

  “嗯?!”年轻猎户一眼就看到了站在空地上,明显无比的赵周。

  “你好,我迷路了,请问,这里是哪里?”赵周说着普通话。

  他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土著方言是什么,但是总不能用手语吧,所以还是用他原本世界的普通话靠谱,万一正好两个世界说同一种语言呢?

  反正试试又没错。

  真的语言不通了,再说。

  “啊!叶凡!”猎户看清赵周的脸后,吃了一惊,随后是大喜,连忙大声向后方喊:“队长,叶凡在这!我发现叶凡了!”

  “???”赵周楞了一下,完全没有搞清楚状况。

  他咋就成那什么叶凡了?赵周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装扮,是地球现代人装扮没错啊,而且还是睡觉时候的那一身,衬衣,大裤衩,连个鞋子都没有。

  如果不是现在肉身强悍,地上的小石子啦,枯枝败叶啦什么的,完全伤害不了他的脚掌,他早就注意到没穿鞋了。

  这“金身一层”,已经如此强大了吗?

  赵周又瞅了一眼系统界面上的状态栏,心中暗叹:果然动漫大咖没有骗人,修仙世界的,果然可以不穿鞋,光着脚到处跑!

  他原本看动漫,看到那些美女不穿鞋,虽然惊艳,但是却还是忍不住吐槽,不穿鞋她不怕硌脚吗?现在他知道了,不怕。

  不光不怕硌脚,严寒酷暑也都不怕,穿衣服少也很正常,春夏秋冬都是华丽装扮也很正常。问就是修仙者牛掰啊!

  正当赵周感叹之时,他的前方,在那名年轻猎户戒备的看着他的时间内,高大的灌木丛被人接连的扒拉开,一个又一个强壮的猎户出现在了空地上。

  “叶凡!终于找到你了!怎么?不跑了?是打算跟我回去领罪了吗?”一个身高接近一米九(以赵周一米七八的身高为模板),皮肤黝黑的壮年男子看着赵周,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开口道。

  “我想,你们误会了,我并不是什么叶凡。我叫赵周,是一个迷路的旅人。”赵周将注意力从系统上转移开,一摊手,道。

  “嗯?”壮年男子惊疑了一声,随后哂笑,“叶凡,你这张脸,你问问,在场的诸位,哪个不认识?你不觉得,用这么拙劣的借口,很弱智吗?”

  赵周:“……”

  看来,他真的跟那什么叶凡长得很像啊。

  难不成,是巧合?

  不对,难不成,是他本应该穿越到那名叫叶凡的人身上,然后因为某种原因,而从魂穿变成了身穿?

  赵周不自觉的开始探究了起来,以至于没有再说话。

  “怎么?不编了?那就跟我回去领罪吧?看在你的父母曾经为堡主立下大功的分上,说不定堡主会网开一面,留你一条小命。”

  “当然,前提是你把偷的东西交回来!”

  壮年男人说着,就想走近赵周,抓住赵周,进行搜身。

  嗯?

  赵周感知到壮年男人的恶意,抬起头,他摇头:“我想你们真的认错人了,我真不是你们说的那什么叶凡。”

  “还想狡辩?!”壮年男人冷哼一声,“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打算用强?

  这些人怎么这样。

  果然,野外没有文明吗?

  赵周心中感叹着,抬起手,随手一挥。

  轰!

  一声爆响,尘土飞扬,他与壮年男人之间的地面上,出现了一条长十几米,宽十几厘米,深一米多的裂缝。

  壮年男人瞬间震惊无比,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刚刚,他分明看到了死神在向他招手!

  “你看,我应该不是你们认识的那个什么叶凡了吧。”赵周一摊手,很真诚的道。

  壮年男人本能的点头,快速点头,像小鸡啄米一样点头。

  “那,现在,我们能做正事儿了吗?”赵周又问。

  壮年男人继续点头,像小鸡啄米一样点头。

  “这里是哪?”赵周问。

  “这里是荒木森林。”壮年男人回答。

  “荒木森林?那是哪?”赵周低声自语,随后意识到,他问了一个傻问题,再问道:“哪边是距离人烟最近的方向?”

  “那边。”壮年男人辨别了一下方向,指着西南方位,“往那边走大约六百里,是灵溪镇。灵溪镇是铁石城下辖的城镇,铁石城隶属于荒州,荒州是大雍帝国十七州之一。”

  哦。赵周点点头,这家伙挺上道吧,介绍的不错。

  “那没事儿了,再见。”赵周挥挥手,转身离开。

  直到赵周走入森林深处,再也看不到,壮年男人,以及他身后的十几名猎户,才松了口气。

  然后,他们一个个的,全都吃牙咧嘴了起来。

  刚刚由于太过紧张,他们一个个的,连动弹一下都不敢,以至于现在腿都麻了。

  “刀,刀哥,那人,他,真不是叶凡啊?”一名青年猎户上前,犹自不相信的问道。

  “废话!你是不是傻?如果他是叶凡的话,能放过你我还有兄弟们?还有,叶凡怎么可能那么强!就刚刚那一下,我感觉比堡主都强很多!”

  “如果叶凡得了什么奇遇,短短几天就变得那么强的话,你觉得他会放过我们?”

  “我敢断定,那不过是一个长的和叶凡相似的大前辈罢了!说不定,他已经上百岁了呢!”

  青年猎户被狠批了一阵,但是脸上却露出了高兴的神色。

  “那,刀哥,我们继续搜寻叶凡?”另一名猎户问道。

  “走!回去!就说没找到!”被叫做刀哥的壮年男人大手一挥,道。

  “啊?可是,刀哥,堡主不是命我们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吗?”又一名猎户惊讶道。

  “你觉得,就叶凡那三脚猫的功夫,能够活着走出这荒木森林吗?”刘一刀反问了一句。

  “应该,不能吧?别说他叶凡了,就是我们,也不敢深入荒木森林的内围。”那名猎户回答道。

  “这不就得了。听我的,我们就说,叶凡跑进荒木森林内围了。走,回去!”刘一刀说完,转身就走。

  其实,他没有把真实的原因说出来。

  真是的原因是,他害怕,害怕刚刚那位大前辈,和叶凡有什么关系!毕竟,两人长的太像了!

  如此相像,没有血缘关系,真的很难让人相信。

  所以,还是趁早回去,推了这趟差事为好。哪怕受一点儿责罚,也比面对不可知的危险要好!

  猎户老大的心思,赵周自然是不知道,因为这时候,他已经以比风驰电掣还快的速度,来到了刘一刀口中的灵溪镇。

  在灵溪镇中“借”了一套合适的衣服,赵周摇身一变,成了一名本地人。

  然后他迅速离开了灵溪镇,花费了约半个小时,来到了最近的城池,铁石城。

  这个世界,真的是够地广人稀的。还是说,就这片区域地广人稀?

  赵周不知道,所以他来到了城市。因为但凡是城市,都有图书馆一类的地方,区别只在于,有些是私人性质的罢了。

  而以赵周此刻的实力,管他是不是私人性质的,反正只是借阅的话,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赵周作为一个升斗小民,可从来不是迂腐的人。

  要知道,越是底层民众,反而越明白什么叫做“因地制宜”。

  赵周走在铁石城的街道上,看着四周的景色,不知道为什么,他越看越熟悉,就好像他曾经看过一样。

  摇摇头,赵周向着内城走去。

  “哪里来的泥腿子,这里是你能来的地方吗?还不速速退去?”

  刚刚走到一半,赵周就被拦了下来,一名看装扮是守卫士兵的青年把手中的长枪一横,对着赵周叱喝道。

  嗯?!

  赵周眉头一皱,一瞬间,他有了杀人的冲突,才怪。

  是有了超级强烈的既视感!

  这一幕,他分明经历过!

  只是,为什么,他想不起来?

  赵周皱着眉,努力回想。

  前方,士兵见赵周站在原地不动,脸上露出怒色,一个穿着普通的外乡人,居然敢不给他面子?!

  今天可是城主大人第八位小舅子,长风大人从野外打猎回城的日子,听说就是从这处城门过,而是差不多就是这时间,可不能让这不开眼的小子挡了长风大人的道儿!

  不然的话,得罪了长风大人,他还怎么向长风大人开设的赌场借钱?他还没有捞回本呢!

  “去去去!一边去!”士兵走近赵周,就想粗暴的将他推到一边。

  就在这时,赵周猛然抬起了头,他的眼中,七彩的神光闪烁,比天上的烈阳还有耀眼亿万倍!

  士兵却没有被焚化,而是像雕塑一般,保持在了那个推搡的动作,僵在了原地。

  不止是这名士兵,其他的一切,不管是风景也好,建筑也好,行人也好,另外几名士兵也好,全部都好像中了定身术一般,定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不,不是中了定身术,而是他们从本质上静止了。

  梦醒了。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尽世间繁华,但是没想到,从一开始,他就注定了失败。

  因为,他早已经站在了最巅峰,早已经看不到俗世的所谓繁华。

  愿你蹉跎半生,归来依旧是少年。

  可是,如果,已经是老年了呢?

  那就只能,不忘初心,了,吧。

  赵周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眼睛,四周的一切,重新化为了混沌。

  原来,从没有什么巅峰之境。

  无上境,从一开始,就是巅峰了。

  化道,更是一鼓作气的事情。一旦停滞,就将终生无望。

  赵周抬头仰望上方,眼中七彩神光暴涨,射入无尽虚空。

  化身为道,从此刻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