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笔御人间

笔御人间 一语破春风 4252 2021-01-13 19:5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笔御人间 热门小说吧(www.2020e.top)”查找最新章节!

  

  “陆......

  良......

  生......”

  焚香徐徐飘过金光,听到声音,陆良生睁开眼睛,望去照来的光芒,青烟袅绕间,正从房顶透下。

  天道?

  从蒲团站起身,目光触及的二楼木板,金光无限延伸一直到达穹顶,那声威严的呢喃再次传入耳中。

  “陆良生,随这道光过来。”

  “眼下妖星在我体内,还需要些许时日封印,恐难成行。”陆良生朝上拱了拱手,转身正欲说起,转过的视线,映入眸底的,却是一道熟悉的身形盘坐蒲团上一动也未动过,正是他的身子。

  顿时陆良生愣了一下,自己元神何时出体,他竟没有察觉。看来天道这是铁了心让他顺这道光过去。

  也罢,天道相邀,世间怕是少有了,就过去看看。

  陆良生思虑片刻,拿定主意,抬进面前这束金光当中,顿时满目金色,下一刻,屋里金光包裹他元神飞速收去上方,房里重归平静,灯火摇曳,好像从未发生过什么事,外面对峙说话的二女根本没察觉里面的情况。

  天空之上,无法看见的金光沿着楼顶收去云间,不知何时,陆良生视野里,满目金光褪去,四周祥云缥缈无限延伸,天穹碧蓝不见任何遮物,前方哗哗的水流声响起时,天道的声音再次传来。

  “过去,进入化神池。”

  陆良生跺了跺脚下,袅绕的云朵轻飘飘没有实质,却是能载着他举步前行,前面一朵白云游散,一处水潭铺开,升腾阵阵白烟,上面荷叶碧玉,荷花含苞垂着水滴,啵的一声,落去水面,荡起丝丝涟漪。

  脚步无声靠近潭边,陆良生蹲下,看着水波荡漾的水面倒映出他的面容,是曾经年轻俊朗的外貌,不由勾了勾唇角。

  “这是让我进去沐浴,褪去现在这身?”

  他抬了抬脸,看去空荡荡的左右,并没有任何身影出现,想来天道并没有固定的形体,也或者四处都是天道。

  片刻,威严的声音从四下传来。

  “神池沐浴,洗去人间尘埃吧。”

  陆良生没有急着下去,沉默的看着水池,不久之后,开口说道:“这就是我答应过你的事?”

  顿了顿,嘴角忽然笑了一下。

  “代价是什么?”

  “洗去人间所有因果,往后尘世都与你无关,许你成仙。”

  “成仙......”

  陆良生看着水中自己的倒影,眨了眨眼睛,虽然之前封神时答应了天道承诺归墟之中的诺言,但真要摆在面前,让他还是有些无所适从。细细想了片刻,点点头:“我......还是不想进这神水池。”

  “下去!”天道的声音又来,平淡而不容拒绝。

  祥云翻涌起来。

  .......

  云朵走过天际,炎炎夏日褪去了满山青翠,秋风吹黄了叶子,飘过庭院落在抱着红公鸡小碗的蛤蟆道人身前,坐去石阶上,看着紧闭的房门叹出一口气,带着担忧刨了三大碗。

  院中老松下,猪刚鬣手中钉耙舞的虎虎生风,大片大片落他起舞飞卷而起,引来的公孙獠拍手叫好。

  屋里,红怜恼羞的拍打月胧剑,红着脸将它挂去墙上,端了刺绣坐去门口,继续缝着往日没有绣完的鸳鸯,想起闭关的那个人时,搬了凳子坐去紧闭的房门口,哼着新编的小曲儿,轻声唱着。

  后院,参天大树下,清风明月瞅着树上结出的一颗颗彤红果子,拿竹竿去打,被从树显身出来的栖幽追着跑,她身后,树枝在秋风里轻摇慢晃,一个桃红衣裙的女子笑吟吟的坐在树梢上看着他们追逐打闹。

  秋去冬又来,覆上满山遍野的积雪,白皑皑的一片。

  ......

  天云之上,阳光灿烂,站在水池边的陆良生偏过头,目光扫过周围。

  “天道是觉得陆良生言而无信?刚才我细想了片刻,洗去人间尘埃不可,倘若为了成仙,而失去人情冷暖,那还是我吗?不过是一个庙里站着,受人敬拜的石像罢了,但之前的承诺,陆良生绝不反悔,也不食言!”

  陆良生话语平静,说到后面,神色严肃而认真:“妖星已除,天上那帮神仙,也都各归位返回,人世间的事,我做的也差不多了,再留下来,意义也不大,但要抛却做为人的爱恨情仇,恕在下不肯。”

  “不洗去凡尘,不可成仙!”

  “那我执意不肯呢?”

  “.......”

  听着陆良生的话,那边的声音沉默下来,大抵是没想到成仙的诱惑能被面前这个修道中人拒绝,一时间竟没有再传出话语。这边,陆良生也不想将话说绝,没了退路。

  “不如,就在下留在人世间,做一个逍遥地仙如何?”

  “不行!”

  天道的话语回荡开来。

  ......

  时间流逝,白皑皑的山野抽出新枝,春风吹过田野,大大小小的身影过去寒冬,绕着栖霞山脚奔跑呐喊,长了几岁的孙小云跟着父亲坐在篱笆院落里,神色专注的画着符箓。

  满头花白的李金花带着悲伤走进院里,将麻衣披去这父子俩,村里长寿的老人,陆太公在这个初春走了。

  不久,村里响起了唢呐声。

  还没父亲胸口高的孩童,懵懂的跟着送葬的人在走,随着时间过去,麻衣揭下,跟在父亲身旁的个子,渐渐拔高,再到齐肩,接过黄布袋,提上桃木剑、降妖精时,已是俊朗的青年。

  踏上满山秋景的路途。

  摆在村里庙祠的灵位,如今也变得陈旧,上面陆太公的名讳也渐渐褪去了颜色,模糊不清了,远处的红怜庙,积满了落叶,‘红怜’二字也不知在什么时候,改成了栖霞祠,依旧供来往的商旅、行人敬拜。

  又是一个秋天来了。

  .......

  “不行!”

  天道重重声音落下,不过随后,声音似乎缓和了些许,“成仙暂且放下,你回去吧,如今天上已过去一日,地上时日如白驹过隙,该回去看看了,记得,还有绝地通天,修补好万灵阵,或许,我准你肉身成仙!”

  “什么?!”

  听到那句‘白驹过隙’四字,陆良生捏紧了拳头,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