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云仙君

第404章 去相濡以沫(结局)

云仙君 黑弦 7461 2021-01-13 19:57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云仙君 www.2020e.top 小马读书网”查找最新章节!

  狱星,神殿。

  不绝不断的轰鸣自大殿中传来。

  崩塌时而会出现,最终化作废墟。

  最终的决战,持续了一月之久。

  先是圣龙白小夜血迹斑斑的被轰向远方,随后是魔极半死的魔躯坠落而下,再之后邪龙王残破的龙身逃之夭夭,一边逃一边骂,也不知在骂妖仙雁子幽还是在骂又坑了他一次的云极。

  唯独云极的身影,始终不见踪迹。

  第二次神狱动乱,以同归于尽的局面而告终。

  神狱一方损失惨重,镇狱使死伤无数,联军一方一样元气大损,尸横遍野。

  远离神狱的一处星域。

  霸王等人正等在此地,白小夜与魔极先后抵达,唯有云极迟迟未至。

  魔极甩了甩碎裂的四肢,忌惮道:“雁子幽那老家伙实在可怕,真仙程度的强者即便只有仙魂依旧难以匹敌,根本杀不掉他。”

  白小夜气息奄奄道:“我们费尽力气只能毁掉雁子幽的躯体,拿他的仙魂之体根本没办法,此界的手段无法毁灭真仙程度的灵体,假以时日,他还能缓慢的再铸躯体。”

  魔极道:“未必伤不到,云极的天乙剑不就能伤到仙魂本体么,只不过天乙剑的等阶难以脱离灵宝的程度,要是在高一阶,定可砍死那混球。”

  白小夜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来日方长,咱们早晚能毁灭妖仙……云极怎么还不逃出来,莫非出了意外?”

  魔极道:“不应该,他若没有把握何必让我们先走,既然他敢断后,一定有脱身的手段……来了!”

  一道暗淡的剑光从废墟中腾起,瞬息远去。

  以魔极的目力能看得出正是天乙剑的本体,一道微弱的神魂分身正附着在剑体之上,看轮廓正是云极的模样。

  “只逃出一缕元神?”魔极惊讶道:“这么说,云极的本体被妖仙抓住了。”

  白小夜的神色跟着变缓不定,郁霏雨与屠千里齐齐大惊失色,徐静姝二话不说就要纵身而起。

  这时另一道剑光从神狱废墟中冲出,追着天乙剑而去。

  两道剑光的速度太快,眨眼间消失在星空尽头。

  “是姬谷玄那家伙,大乘境,他一定得到了妖仙的秘法。”魔极的语气中透着一丝忌惮。

  徐静姝望着剑光消失的方向,倔强的祭出法宝,她要去的方向是狱星神殿。

  她要救回云极的本体。

  白小夜比较镇定,道:“兵分两路,一方去追天乙剑,一方重回神狱,不能眼看着云极被困死。”

  众人虽然个个狼狈不堪,耗尽了修为,仍旧振作精神,决定重返战场。

  这时一只小虫从远处飞来。

  徐静姝心有灵犀的抬起手,小虫落在她的掌心。

  是只噬灵虫,翅膀也不收拢,始终震颤着,微弱的鸣音渐渐转变了成了云极的声音。

  “离开神狱的范围,盛大的烟花要开始喽。”

  只有一句传音,听得众人面面相觑。

  “什么烟花?”风铃觉得莫名其妙。

  “小孩子玩的那种?”屠千里直挠头。

  “烟花是何意。”郁霏雨百思不解。

  “一定很美……”徐静姝明悟了几分。

  “烟花?嘭的那种……快走,我有种不祥的预感。”魔极心头一抽,他忽然觉得后背发凉。

  烟花是很美,但烟花是会爆的啊。

  有噬灵虫传音,众人的担心少了几分,按照云极的叮嘱即刻撤离了神狱星域。

  在众人逃离了神狱范围的同时,云极的本体也被妖仙封印至唯一还算完好的三号龙骨棺当中。

  当厚重的棺盖合拢之际,雁子幽的冷笑回荡在废墟般的神殿上空。

  “寰宇当中,没人有弑仙之力,牧妖人,也不例外……”

  尽管被重创,尽管毁灭了辛苦多年才凝聚起的半幅肉身,雁子幽却不会死掉,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他还能重建起新的神狱,只要万灵铸魂大阵还在,妖仙就相当于不死不灭。

  神殿废墟逐渐恢复了宁静。

  雁子幽的灵体藏身于废墟深处,图谋着将来。

  神狱的喽啰还有不少,汇聚在神殿废墟附近,追杀着叛逆者的踪迹。

  不久后,魔极白小夜等人飞出了神狱笼罩的范围,回归婆娑海。

  在魔极等人远离的时候,神狱范围一颗不起眼的星辰之上始终有一双眼睛在凝视。

  “逃吧,婆娑海送你们了,你们等着被再一次清洗吧,本王这次就藏身于神狱星系,我看还能如何倒霉,婆娑海我都不要了。”

  狡猾的邪龙王,深知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以他对雁子幽的了解,只要恢复了元气,神狱之主必定会以雷霆手段报复,千年前被血洗一次的婆娑海,将再次成为血海之地。

  聪明人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又何况是老谋深算的邪龙之王。

  只不过,敖万古的得意没持续多久,就被一连串的惊天巨响所打断。

  他急忙观察,发现神狱统治的无数星辰竟炸起了绚烂的烟花。

  星辰崩裂,寰宇震荡。

  整个狱星的范围被火光彻底笼罩。

  大五行都天玄雷阵终于彻底成功,被完全引动。

  以阵破阵。

  大五行都天玄雷阵的发动,直接致使了万灵铸魂大阵的破灭,妖仙赖以为生的神狱大阵,彻底崩塌。

  “这是阵道……你姥姥的云极!又被坑了!”

  邪龙王庞大的身躯在焰火般的大阵炸裂中仓皇而逃,傲骨兄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危险的地方,看起来再怎么安全也他么危险。

  “好漂亮的烟花!”白小夜在婆娑海开怀大笑:“这下那可恶的妖仙就算不死也得半残,云极好样的!”

  “真狠呐,这种程度的连环大阵绝非一人之力,一定是剑东来那些强者的暗手。”魔极心有余悸。

  徐静姝痴痴的望着天空中炸起的烟花,那是他送她的一份礼物。

  可是,你要何时才会回来呢。

  烟花持续了整整三天的时间才缓缓消散,神狱星系就此支离破碎。

  一年后,伤势好转的众人重返神殿废墟,惊讶的发现龙骨棺尚在,残破的狱星多出了可怕的封印之力,连魔极与白小夜联手都无法撼动。

  不仅如此,由于两座大阵的互相撞击破裂,致使狱星四周出现了无数凶险的空间漩涡,神殿废墟变成了一处无法踏入的死地。

  附近有神狱的残兵败将栖息,其中不乏高手存在,无奈之下,众人只好撤走,再做打算。

  岁月流逝。

  狱星就此沉默了下来。

  森白的龙骨棺漂浮于星空当中,孤零零,冷清清,看不出任何生机存在的征兆。

  年复一年。

  寰宇不变。

  多年之后,远在星空尽头的一处星域中,有一老一少两道身影出现。

  老者是个道士,鹤氅高冠,慈眉善目,气质和蔼,只是眉峰略浓了几分。

  一旁的,是个短发青年,精神奕奕,背后背着一把古朴长剑,正是天乙剑。

  “这里就是寰宇世界吗,真是神奇,不知师父所说的天都废墟在何处,真能见得到真仙么。”

  “当然,你有补天之功,可在真仙面前受封仙箓,走吧徒儿,随为师去登那仙天之路。”

  二人均有大乘修为,飞跃一颗颗星辰,抵达狱星废墟。

  老道士来到近前,以特殊的法诀开启了此地强横的封印,带着青年步入废墟深处。

  废墟尽头,建着一间普通的屋舍,灰砖灰瓦,死气沉沉。

  师徒二人步入厅堂,入眼的,是一团漂浮的幽光,光晕如冰似火散发着寒与热两种截然不同又能相融于一体的气息。

  “朝拜吧徒儿,此乃仙灵。”老道士虔诚道。

  “好,听师父的,一定没错。”青年微笑道,一躬身。

  时间,仿佛在此刻静止。

  两把长剑,同时贯穿了师徒的心口。

  剑柄,分别持在师徒两人的手中。

  嘀嗒,嘀嗒。

  血迹缓缓流下,蔓延。

  “何时,看出来的呢。”老道士浑浊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惊奇。

  “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啊,我师父的眉毛,没你那么浓。”青年嘴角溢出血迹,依旧带着笑意。

  “原来如此……不过晚了,你应该早些下手,我可以舍弃这具身体,而你,只能就此死去……为何你还有生机?真武剑穿心,大罗神仙也活不成!你到底是谁?”

  “我是徐言,也是天乙,又是言通天,或者,你也可以叫我……无极人魔。”

  “无极人魔……他先一步到了真武界?原来是圈套……该死的云极……”

  老道士倒了下去,而青年则慢慢站了起来,抽出心窝的长剑。

  生而无极,死而无极,不死不灭方为真正的无极人魔。

  这一刻,青年终于明悟。

  回忆的最初,是被留在大地的那个小小婴孩。

  青年的嘴角始终噙着笑容,天乙剑翻转而起,裹着惊天的剑气斩向妖仙残存的灵体。

  轰鸣过后,令他吃惊的情况出现了。

  漂浮的幽光居然纹丝未动。

  达到了混天灵宝程度的天乙剑,竟然斩不动一道残魂!

  “你斩错了,剑,应该这样用。”

  伴着低语,一只手从虚无中探出,抓住了天乙剑的剑柄,随后缓缓朝着幽光斩去。

  看不出这一剑有什么威能,如此速度怕是连西瓜都很难切开,然而漂浮的幽光出现了变化,微微颤抖好似在惧怕。

  咔……

  轻响中,幽光碎裂开来,在细微而绝望的嚎叫声中泯灭成齑粉,消散。

  青年猛地回头,那只握剑的手已经消失不见。

  屋外,人影远去。

  “云仙君……你去何处?”

  青年追出门外。

  “去看看天,去看看地,去看看世间风景,去相濡以沫……”

  洒然而去的背影渐行渐远,轻笑声回荡在废墟,回荡在寰宇。

  (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