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天才魔妃

章节目录 新书(免费)已发

天才魔妃 MS芙子 11187 2020-12-09 13:09

  新书《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已发,欢迎围观~

  封神祭后,弹指间,一百年一十年过去了。

  这一百一十年间,月惊华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封神祭上,她自毁神格,召唤出上古巫龙王,击杀了作恶的青巫龙。

  对于几大位面而言,那似乎是一个终结,可月惊华知道,事实上,那是一个新的开端。

  父母、青蒲、以及天巫一族的大仇得报后,她以一百年为约,从上古巫龙王那要来了额外的一百年。

  一百年,对于突破神境的她而言,不过是弹指一瞬,但对于她的亲人们和朋友们而言,却是至关重要的一百年。

  这百年之约,月惊华从未和他人说起过,即便是帝魔无忧,也不知道,百年之后,自己是否也会成为上古巫龙王的祭献品。

  尽管那一晚,在第一次召唤出星噬兽时,她目睹了自己被吞噬的场面。

  但,月惊华并非是那种盲目听从命运的人,她坚信,我命由我不由天。

  她前往帝魔宫,和帝魔无涯成了亲,与他渡过了一段让世人称羡的帝后生活。

  婚后的最初十几年里,她陪同着帝魔无忧在辰位面处理位面间的界务。

  待到辰位面尘埃若定后,她从无忧的那里,学习了九转造辰功,她替帝魔无忧养育了五名子‘女’,希望能在百年之后,若是她真的离开了,还能有人陪伴着他身侧。

  知道自己可能不久于世,月惊华更加珍惜这有限的一百年。

  一百年,说长不长,说短却又很短。

  日、月、星、辰,月惊华终于领悟了创世神遗留在世上的四大功法。

  四大功法集合,方是一套完整的九转造化功,在九转造化功的帮助下,月惊华再次实现了突破,她成为了一名‘混’沌召唤师。

  只有突破了‘混’沌召唤师,她才有可能真正和上古巫龙王一战。

  突破之后,月惊华又结合了从星罗部落里找来的各种资料,和浅泺悉心专研。终于,在封神祭后五十年,她成功地利用星空圣兽,以星空之力,绘制出了亘古传说中的能令人起死回生的‘混’沌九星召魂阵。

  ‘混’沌九星召魂阵,传闻能召回死人魂魄,只要还能找到一片当事人的玄丹碎片,就能替人重凝玄丹,让人死而复生。

  红菱从龟息岛送回了当年烈柔和月年的玄丹碎片,在长孙龟寿的悉心照看下,两片玄丹的碎片,依旧玄气充足。

  九星召魂阵顺利地救活了烈柔和月年。

  九星召魂阵还将以部分星空之力融入了他们的体内,让他们的修为也一举突破了夺舍境。

  青龙破天死后,月年众望所归,被日龙族的长老们一致推举为族长,可月年却推脱了众人的好意。

  他只愿意挂一个日龙族的掌教的虚名,说是他亏欠了烈柔许多,如今一双子‘女’都已‘成’人,也是各有归宿,月年有限的余生里,他希望能陪着烈柔游历四方。

  自那以后,月年和烈柔离开了龙战帝国,他们夫‘妇’俩一起移居到了梵蒂港,在那里,有着他们初次见面的美好记忆。

  夫妻俩在背靠月亮‘女’神塔的白‘色’月亮沙滩上,建了一座小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他们终于迎来了属于他们夫‘妇’俩的幸福生活,这也是月惊华最想看到的。

  月惊华兄妹俩每隔几年,就会带上一群子嗣,前去梵蒂港看望他们。

  在复活了月年夫‘妇’后,月惊华并没有忘记,当初她答应浅泺的条件。

  月惊华绘制位面地图的一部分原因也正是在于此,她仔细研究了日趋完善的谢公图,终于在毗邻玄兽山脊的出海口发现了一条通往比伦大陆的水路,她和浅泺返回了比伦大陆,救回了浅泺的姐姐。

  浅泺救回了自己的姐姐后,并没有停留在比伦大陆,她为了追求更高明的阵法,展开了一场属于她自己的位面游历。

  尽管是数次利用九星召魂术救回了自己的父母和浅泺的姐姐,可是月惊华的心中,却一直有一块心病。

  又是一年‘春’暖‘花’开时,天巫新村里,孩童们黏糯唱着童谣,翻新后的天巫祠静静地矗立在那里。

  ‘春’光明媚,天巫祠内草木葱郁。

  只听得“吱啊”一声,‘门’扉轻开。

  “来了,”天巫祠内,烈长宫正翻着‘春’土,种下一些新的灵草。

  看到了‘门’扉处,孙‘女’儿的脸时,他布满了皱纹的脸上,不由多了一抹笑容。

  位面战场平息之后,孤身一人的烈长宫见爱‘女’和爱孙们都已有所归属,早年的仇恨之心,也平息了下去。

  他隐居在天巫祠内,负责看守天巫祠,顺带在天巫祠内种植一些‘花’草树木,日子过得倒也是悠闲。

  每年的四五月,黄梅雨季前后,各家各户祭扫之时,最是容易引发故人之思的时节里,已经贵为魔界魔妃的月惊华都会独自一人,前来祭扫,如此的习惯,即便是在她身怀六甲的那几次,也没有例外。

  只是,这一次,月惊华并不是一人前来。

  撇开了公务的帝魔无忧陪着她,一起站在了天巫祠外。

  烈长宫觎了帝魔无忧一眼,他对着孙‘女’婿还真是赞不绝口,这小子,面相不说,脾气秉‘性’也比自己的那个‘女’婿好多了(烈长宫至今还对月年对不起烈柔的事耿耿于怀)。

  帝魔无忧,实力超群,对待自家的孙‘女’,可真是天上无地上更无,明知道自己娘子,是来祭扫其他男人时,他也不多问。

  “外公,无忧带了一壶好酒,不如我们进喝上几杯,”帝魔无忧一脸笑意,请着烈长宫进屋小酌几杯,他知道,妻子月惊华每次到天巫祠,总会在院落里站上一会儿。

  这时候,她不希望有任何人打扰她。

  夫妻俩,虽是亲密无间,恩爱的很,可帝魔无忧早已和月惊华形成了一个小默契。

  那个默契,就是第十三名天巫青蒲。

  九星召魂术复活了月氏夫‘妇’,救回了浅泺的姐姐,却独独救不回青蒲,这可谓是月惊华心中最大的一块心病,这些年始终没能弥补遗憾。

  因为青蒲当年为了救月惊华,保住了月惊华玄丹的一片碎片,可自己却玄丹尽碎,没有留下任何东西。

  没有玄丹碎片,即便是拥有了神奇的起死回生之术,‘混’沌九星召魂术也是毫无作用。

  这可能,会是月惊华心中永远的一个遗憾了,它又何尝不是帝魔无忧的一块心病。

  帝魔无忧和烈长宫走入了天巫祠,进屋前,他不禁回头望了一眼月惊华。

  她正凝视着院落里的一院葱茏,眼底满是疏影,那一刻,她看上去异常落寞。

  帝魔无忧心中微微痛,想要说些什么,可话临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来了。

  有时候,悲伤是需要一个人细细去品味的。

  烈长宫在一旁看得分明,长叹了一声,拉了帝魔无忧进屋去了。

  脚下是松软的泥土,月惊华感觉到身后,帝魔无忧注视自己的那双眼消失了,她苦笑着,轻声说道:“无忧,对不起。”

  她绕过了一片草丛,站在了天巫祠的一角。

  每年,只有这一天,她会容许自己,挖开一直深埋在自己心底的那抹记忆,关于青蒲的那抹记忆。

  她的手中,多了一个五光十‘色’的梦泡。

  这个梦泡,就是当年,她在商国时,从梦貘的那得到的,青蒲留下来的最后一个梦。

  这个梦泡,月惊华已经看了无数次。

  每年,她到天巫祠时,都会忍不住,再看一次。

  五彩的梦泡中,有一对男‘女’童在‘门’前玩着。

  男童的模样俊美,眼神中还带着丝嫌恶,像是缩小版的青蒲,他的年纪比‘女’童稍大些,似乎是哥哥。

  而那名‘女’童,形貌和月惊华有几分相似,‘女’童正在哭鼻子,她边哭还边拉过兄长的袖子,用来擦鼻涕眼泪。

  夕阳斜下,青蒲和月惊华相倚着,正大步走来:“我们回来了,今天你有没有调皮啊,看爹爹和阿娘给你带回了什么好吃的。”

  梦泡消散开,月惊华眼中,已经满是泪水。

  那就是青蒲的梦,最简单的梦,一个属于他的,有家有温暖的梦。

  “抱歉,我没能找回你,”月惊华低声呢喃着。

  她的脖颈上,忽的一阵发痒,就好像有根羽‘毛’在磨蹭般。

  月惊华警觉的看向了后身,这才留意到,她的身前三四步远的地方,长着一株枝叶繁茂的龙蒲。

  这是?

  月惊华看着那株生长的很是茂盛的龙蒲,一时之间,竟有种恍如隔世之感。

  她从未有见过长势如此喜人的龙蒲。

  那‘花’纹,那叶脉,还有叶片上犹如嘴巴一样的一条条裂纹,那分明就是食人小青蒲。

  青蒲陨落后,连带着作为他本体的食人小青蒲也下落不明了。

  任凭月惊华怎么召唤,都没能重新找到食人小青蒲,月惊华以为,他必定也是跟着青蒲一起陨落了。

  本以为,她此生再也无法看到食人小青蒲。

  可今日,这株比小青高许多,和食人小青蒲几乎一模一样的龙蒲,植株很大,足有两米多高,几乎和天巫饲里的乔木差不多高。

  早前,月惊华沉浸在回忆中,还没有发现它。

  “你是在安慰我嘛?”那株高大的龙蒲垂下了叶片,讨好般的蹭了蹭月惊华的脸,那模样和早前食人小青蒲撒娇时,一模一样。

  这株龙蒲是烈长宫在界河三角洲区域移植过来的,养了几十年,今年才发芽长叶,一下子窜了个老高。

  看得出烈长宫这些年将它照顾的很不错,它叶片比以前宽大了足足两倍有余,叶片上豁开的大口子也有一人的手臂那么长。

  “嗷嗷,土凶丑,这大家伙身上有小青的味道,”销金蚕在内的一干玄兽魔兽,也听到了动静,全都蜂拥而出,围着小青蒲打量个不停

  月惊华心中一动,青蒲和食人小青蒲本是一体,若是眼前的这株龙蒲就是食人小青蒲,那她是不是能在它的体内找到些什么,也许还能找回救回青蒲的法子。

  将灵识送入了食人小青蒲的体内时,月惊华失望地发现,这株龙蒲没有人的灵识,它是小青,可在失去了青蒲后,它已经退化成了一株普通的灵木。

  月惊华抚‘摸’着龙蒲的叶片,眼中一片酸涩。

  见了月惊华暗自神伤着,小青蒲焦急地晃了晃叶子。

  只见它叶片上的裂痕,哇啦着豁开了口,噗地一声,吐出了样东西,同时还有一张纸也被吐了出来。

  月惊华抓住了那张纸。

  纸上,墨迹早已干涸。

  迟到了百余年的一段话:

  灵魂和‘肉’身

  总有一个会先你而去

  你是我灵魂的终点

  我愿你陪你观四海星辰

  弹指之间,无法弗届

  无时无刻

  与子偕肩

  纸张翩然落地,似秋日的一片枯叶。

  眼中,泪水终于失控着滚落。

  眼泪跌落在地,打湿了地上的东西。

  一片青‘色’的光芒闪烁。

  月惊华低头看去。

  地面上,发出了一片闪烁光芒的是一个泥土捏制的泥人傀儡。

  月惊华几乎已经忘记了这个娃娃,这个土傀就是早月惊华从暗魔六十七身上获得了两具巫傀之一。

  由于是陶巫朱的遗物,月惊华自己保留了一具,还有一具送给了青蒲。

  月惊华还记得,当时青蒲说过,只要在巫傀里留了一抹元神,就能形成一个和本体近乎一模一样的替身。

  月惊华的那个娃娃,迄今还没有使用过。

  而她送给青蒲的巫傀娃娃,怎么会在这里。

  青蒲死后,巫傀就被食人小青蒲吞进了肚。

  如今,见到了月惊华后,它才吐出了那具巫傀。

  月惊华颤着手,想要捡起那个巫傀,手指才刚碰触到巫傀。

  巫傀就化成了一道青烟,原本不过巴掌大小的巫傀渐渐膨胀开,一个熟悉的身影,翩如惊鸿,站在了月惊华的眼前。

  暖暖的‘春’风拂面而来,青发如丝,垂至脚踝,桃‘花’丹凤眼旁那一抹泪痣依旧,依旧是那身蒲纹巫袍,“青蒲”站在了月惊华的眼前,他的嘴边带着不羁的笑容。

  音容笑貌,栩栩如生,那一刻,月惊华只觉得脑中轰的一声。

  泪水在面庞上流淌。

  巫傀娃娃“青蒲”抬起了手。

  他的手指就如活人般,有几分温热,轻轻地划过了月惊华的面颊,擦去了她的眼泪。

  “青蒲,这是你给我的礼物嘛?”

  许是早就料到了有分别的一天,青蒲留了一抹巫力,封存在这具巫傀里。

  月惊华含着泪,展颜笑开。

  能笑能哭,只要月惊华需要,他就会出现的,独一无二的青蒲娃娃。

  即便他只是一具巫傀罢了,不能言语不能开口讽刺她,但他是青蒲,他有青蒲的笑容,有青蒲的气息。

  但那已经足够,至少,他还在。

  从那一日后,月惊华的契约兽中,又多了一人。

  只是在看到青蒲娃娃时,帝魔无忧总会黑脸。

  他不止一次吃味,表示必须严格控制青蒲娃娃出现的次数。

  “他不过是一个泥人而已,不许这么小气,”七月魔妃甩无赖时,帝魔无忧只得是憋屈着一张帅脸。

  到了最后,帝魔无忧只得明令禁止,凡是有他在的地方,不许出现青蒲娃娃。

  在七月魔妃外出游历时,凡是有青蒲在的时候,必须有第三人在,决不允许月惊华与青蒲娃娃单独相处。

  即便如此,整个帝魔宫的人都知道,帝魔无忧对于青蒲娃娃的存在讳莫如深。

  所以,在人物访谈时,当绀碧哪壶不开提哪壶时,帝魔无忧彻底暴走了。

  万丈陡峭悬崖之上,刀刃般的风从悬崖底端呼啸而上。

  一袭如雪白衣的月惊华,黑发如一匹黑绸迎风飘舞。

  “销金蚕,你肯定,这万丈悬崖下的地狱熔岩能彻底摧毁上古巫龙王的元神?”月惊华迎着风刃,眼神坚毅。

  她的身后,青蒲娃娃与她并肩而立。

  我们的七月魔妃并不知道,此时帝魔无忧正在帝魔宫闹别扭,等到她一回去,迎接她的将会是一场“别开生面”的惩罚。

  她可是遵守着夫妻俩间的约定,她可没和青蒲娃娃独处,这不还捎带着只销金蚕嘛?

  “嗷嗷,没错,只要将封印了上古巫龙王的墨稀宝典丢入地狱熔岩,就能彻底摧毁上古巫龙王,”销金蚕信誓旦旦着。

  一百年过去了,当上古巫龙王企图按照约定,夺取它的祭品月惊华时,月惊华联合了青蒲娃娃,以两名传奇召唤师之力,将上古巫龙王引‘诱’进了墨稀星识海,利用星空之力,将上古巫龙王封印在墨稀宝典内。

  但那也只是囚禁了巫龙王而已,为了永绝后患,月惊华这些年四处游历,寻找摧毁墨稀宝典之法。

  月惊华已经习练了九转造化功,墨稀宝典对她而言,已失去了价值。

  她拿出了墨稀宝典,再望了一眼这本给了她一个崭新的人生的宝典,将其丢尽了万丈悬崖。

  悬崖之下,滚滚翻腾着的地狱熔岩之中,一个漩涡正在快速旋转着。

  墨稀宝典跌入了熔岩漩涡之中。

  那个漩涡不停地翻转着,形成了一个传送阵。

  传送阵的另一头,墨稀宝典滚落在一个陌生的荒芜星球上。

  几日后。

  “禀告舰长,前方就是伽马星,几天前,那里发现了一本古老的书籍,初步探测发现,那是本记载着人类史上最强兵器的神秘古书,”浩瀚的宇宙中,几艘异邦宇宙飞船正靠近着伽马星。

  历史,又翻开了一个新的纪元。

  大芙子新新书《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火热连载中,比神医狂妃和天才魔妃更好看,快来支持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